<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一個市級工會的五年轉型路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4-16  瀏覽:121
                                                         深圳通信器材配套專業市場工資集體協商簽約儀式。
     
      彈指一揮間,五年匆匆過去。由于市場經濟開放程度領先,深圳比全省全國其他地方更早地遇到了發展中的問題。此間,深圳的經濟體制深刻變革,社會結構、社會組織形式、社會利益格局,以及職工隊伍均率先發生巨大變化,也促使身處各方利益之間的深圳工會提早在自身發展模式上探索轉型之路。
      談及“轉型”,絕非易事,而在已形成模式的工作體制下轉型,更是難上加難。然而,近幾年來,不論是推動富士康等世界500強企業建會、沃爾瑪8500名員工與企業簽集體合同、探索社會化維權、重新修訂工會法,還是幫農民工圓大學夢、投資上億元啟動大規模企業員工培訓……但凡將這些引起國內,甚至外媒關注的事件在知名搜索引擎網站上搜一下,其背后推手無不透著深圳工會的身影。
      盡管目前還難以對“深圳工會改革是否已跟上社會經濟發展轉型”下定論,但毫無疑問的是,過去特定歷史時期,工會給人留下的“福利工會”固有印象,已在這五年間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并在其形象和地位上出現重大轉變,成為構建和諧社會的一線主力軍之一。
      突破世界性組建難題
      組建是工會“能有所為”的基石,只有將廣大務工人員最大限度地吸收到工會組織中來,在出現勞資糾紛或者權益被侵害時,工會才能有效維護職工的合法權益。但現實情況是,由于身在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深圳的“兩新”組織數量在全國名列前茅,因此組建難度異常大。
      2006年8月4日,強臺風“派比安”帶來的暴雨還未完全過去。當晚11時,沃爾瑪在中國最早開設的商場———沃爾瑪深國投百貨有限公司湖景分店42名員工結束了全天的營業后,并沒有急著回家避雨,而是匆匆趕到羅湖區筍崗社區服務中心,與久候在這里的市總工會工作人員碰頭。
      半小時后,湖景分店工會成立大會簡單而有效率地舉行,27歲的一線崗位店員周亮當選為工會主席。盡管當晚沃爾瑪高層無一到場,但深圳市總工會副主席李少梅、梁耀發均出席了大會。而這也是世界著名零售連鎖企業在國內建立的第二家工會組織。
      沃爾瑪,在世界商業體系中素來因反對工會態度強硬著稱,也從未在世界其他國家組建企業工會。在此之前,深圳市總工會已多次與沃爾瑪高層協商此事,但始終未果。
      面對這一僵局,市總工會轉變了思路,按《中國工會法》的規定,從底做起,尋訪沃爾瑪的基層員工,啟發其工會意識,并發動入會,到法定人數后通過選舉成立基層工會。正是這“自下而上”且師出有名的做法無懈可擊,使得沃爾瑪高層最終接受了在深單位存在工會組織的現實,轉而同工會合作。隨后,沃爾瑪在深圳總部、在全國各分店相繼成立工會,中華全國總工會稱此舉突破了世界性難題,意義非同尋常并將載入工運史冊。
      事實上,沃爾瑪建會僅僅只是個開始。2007年3月25日,被全國總工會點名、列為工會組建“釘子戶”的富士康科技集團也在深圳總部成立工會,一個擁有數十萬員工的龐大企業至此結束了沒有工會的歷史。此次斡旋困難程度并不亞于前者,其間深圳工會再次創新組建形式,采取先向富士康集團派出工會,再全面組建的方式進行。因而再次受到全國總工會的高度肯定。
      由于沃爾瑪、富士康的成功建會產生了重要的國際性影響,大批外商及港澳臺商投資企業均開始著手成立工會。“相對其他城市,深圳有兩大特點:一是市場經濟發育較早,市場化勞動關系已經建立并占據主導地位,目前國企改制基本完成,非公企業包括外商及港澳臺商投資企業占絕對多數;二是職工隊伍特殊,數百萬農民工構成了深圳工人階級隊伍的主體。”深圳市人大副主任、市總工會主席許德森說,面對這一現狀,必須首先擴大工會組織的覆蓋面。
      據了解,去年6月,深圳工會對在深投資或設立辦事機構的世界500強企業進行了全面的調查摸底。統計出深圳區域內的世界500強投資企業433家,其中正常運營的投資法人企業305家,并專門召開全市“黨建帶工建、黨工共建”聯席會議推動建會。
      經過兩個多月的集中建會,截至去年11月30日,在深正常運營的世界500強法人企業中有278家建立工會組織,工會組建率由2007年的25.87%上升到91%。8家中國總部在深圳的法人企業及其投資的46家公司全部建立了工會組織。
      與此同時,深圳工會組織也覆蓋企事業單位102405家,全市工會會員總數385.26萬人,比5年前增長了133.5%,其中農民工會員253.4萬人。但許德森仍直言,目前這個覆蓋率還遠遠不夠,特別是農民工還有約一半沒有入會。據悉,深圳工會已將今年列為“農民工入會年”,計劃發展農民工會員12萬人。
      率先確立集體協商機制
      建會集中行動提高了工會的覆蓋面,但企業工會能否真正發揮作用,還需要在制度上進一步完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被認為是勞資矛盾“減壓閥”的集體協商機制確立。
      2007年4月7日凌晨,鹽田港國際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280名塔吊和龍門吊司機集體停工。港口營運停頓,影響國內外班輪14艘,引起世界關注。市總工會即派員趕往事發現場,會同市有關部門處理此次事件。
      公司高層開始認為,這些司機工資待遇在深圳已經不低,罷工沒有道理。但深圳工會在調查中發現,這次罷工的原因,一是公司工時制度不合理;二是公司一邊高速成長一邊要員工減薪,積怨甚久;三是勞資雙方缺乏暢順的溝通機制,沒有建立工會。但員工訴求中也有情緒化非理性的內容。
      于是,深圳市總工會立即幫助員工建立工會,由職工民主投票選出企業工會干部,隨后向企業方提出集體協商要求,市總工作人員全程指導和監督,避免了談判的無序和僵持。最終,雙方就歷史遺留問題、工資福利等問題達成一致,勞資雙方還簽訂了包括加薪、成立工會、加強雙方溝通等7條內容的協議。集體協商機制得以確立,勞資關系趨于穩定,碼頭又恢復正常生產。
      如果說鹽田國際事件是工會維權的快速應急反應,那么,2008年7月24日,沃爾瑪8500多名員工與企業簽訂集體合同則是深圳工會強化集體協商機制的重要標記。
      當沃爾瑪在深圳成立工會后,深圳市總工會即在全國首先啟動了沃爾瑪的集體談判工作。有別于其他,此次協商是企業工會在深圳市總工會的直接指導下,與企業高層以平等對話的姿態,經過長達1年半時間的多輪協商,最終簽下集體合同。
      該合同在勞動報酬、工作時間與休息休假、保險福利等核心問題上均作出約定,包括建立工資集體協商機制,每年12月工會與公司就下一年度工資整體增長幅度進行協商;2008年、2009年工資平均增長幅度為“9+1”,即工資平均增長9%,同時公司提供1%用于升職和特別調薪;公司的最低工資要明顯高于深圳市政府公布的最低工資標準;在沃爾瑪工作滿3年的員工可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等。標志著集體協商制度也在沃爾瑪正式確立。
      “這是在深圳外資企業中具有示范性的一次集體談判。由于勞資雙方的利益在協商談判中找到平衡點,因此這是一份雙贏合同。”市總工會副主席王同信說,集體協商機制是建立和發展和諧勞動關系、促進企業發展的一項基礎性制度。其重要意義就在于能夠發現勞資關系中存在的問題,并通過雙方的及時溝通加以解決。
      而針對企業工會雙重身份的現實,由市總工會直接參與和指導進行集體協商的模式探索,也成為破解外界多年來詬病集體談判形同虛設問題的有效方式,引導深圳市區兩級工會更多地參與和指導重點企業的集體談判。據統計,目前由市區兩級工會化解的勞動爭議每年都達到七八千起,工會已經成為深圳維護穩定工作的重要力量。5年來,全市工會新簽和續簽的集體合同覆蓋企事業單位31154家,涉及職工334.6萬人。
      探索創新社會化維權和立法
      客觀上說,工會的資源有限,但要建立有效的利益協調機制、訴求表達機制、矛盾調處機制和權益保障機制,積極挖掘和開發、整合社會資源,可強化工會組織的維權手段。
      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最終要靠法制和制度。與其他城市相比,深圳的特區立法權和較大市立法權均成為優勢,因而主動參與和推動地方立法,參與制定規則,成為深圳工會的重要思路。
      客觀上說,工會的資源有限,但要建立有效的利益協調機制、訴求表達機制、矛盾調處機制和權益保障機制,積極挖掘和開發、整合社會資源,可強化工會組織的維權手段。
      構建和諧勞動關系最終要靠法制和制度。與其他城市相比,深圳的特區立法權和較大市立法權均成為優勢,因而主動參與和推動地方立法,參與制定規則,成為深圳工會的重要思路。
      2008年4月15日,深圳市總工會招聘法律服務機構簽約儀式暨社會化維權工作新聞發布會隆重舉行,廣東盛唐律師事務所等數家經全市公開招標后的中標事務所鄭重簽約,標志著市總工會“社會化維權”工作的全面啟動。
      “工會會員在發生勞動爭議時,因生活困難、法律知識薄弱、個人能力有限等原因,常常出現‘打官司難’等問題。利用社會資源為有需要的會員提供法律服務,可增強工會組織的凝聚力和吸引力,為構建和諧社會發揮作用。”據市總工會介紹,事實上,從2005年開始,市總即對工會維權模式提出種種設想并構思方案,從反復論證到實踐探討,經歷了嘗試建立“工會法律援助中心”到最后決定“招聘法律服務機構”的過程,并最終邁出了第一步,建立工會社會化維權機制,通過大規模購買服務加大維權力度。
      機制運行不久即見成效。去年11月,蛇口工業區一家老牌油漆公司由于股權轉讓和公司搬遷等問題,引發了勞資雙方關于經濟補償方面的爭議。在接到該公司工會反映的情況后,工業區工會法律部負責人鄭艷萍向市總遞交了一份報告,請求啟動社會化維權服務,指派專業律師幫助解決這起勞資糾紛。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報告上去不到3天,市總就派來深圳盛唐律師事務所的一名律師,為公司工會和員工提供專業法律咨詢和指導。在律師的幫助下,公司工會在4個月內與資方代表進行了多輪協商,員工提出的補償方案基本得到滿足。“這樣的方式至少有3個好處:一是解決了基層工會可能礙于情面,在代表員工維權時的一些局限性;二是解決了基層工會人手不足、精力有限的問題;三是解決了工會人員在法律方面專業性、權威性不夠的問題。”鄭艷萍說。
      目前,市總與這些律師事務所已建立起良好的合作關系,每月定期召開一次會議,就遇到的問題和疑難案件進行溝通和商討,確保維權質量和效果。截至去年12月16日,工會社會化維權已為515個案件、2347名工會會員提供了律師代理服務,涉案標的超過6470萬元,受到社會各界廣泛關注。
      在勞動關系協調面臨的諸多新課題中,“工會的組建率和職工的入會率不高”和“基層工會未能很好地為職工發揮維權作用”是問題的核心。為此,去年8月1日,深圳全新修訂了《深圳市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會法〉辦法》,在工會組建、工會主席產生與罷免、工會作用發揮以及開展集體談判等方面作出許多“超前”和“大膽”的突破,在全國均具有創新意義。
      其中,包括“有職工25人即需成立獨立基層工會;副總、人事經理均不得擔任工會主席;上級工會可直接介入集體談判,以及工會主席可享崗位津貼”等條款都根據深圳工會組織近年來維權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而設定而成,完全將工會從原先人們印象中的福利組織轉化為一個維權組織。“該辦法的實施將開創工會新的階段。”王同信說。
      另據許德森介紹,全國第一部有關促進勞動關系和諧的特區法規《深圳經濟特區和諧勞動關系促進條例》目前已經通過。《深圳市集體談判條例》則被列入今年市人大的立法計劃,這在全國也是一個創新。而這些法規都將規范勞資雙方的權利義務,對推進深圳和諧勞動關系的建立將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勞務工成才的“三級跳”平臺
      維護職工權益不僅在工資、福利、勞動條件上,也包含對學習權、受教育權的維護。統計數據顯示,深圳600多萬農民工中,約七成人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下,因而只有提高其整體素質,才能從根本上提高其維權和發展的能力,適應深圳產業升級的內在要求。
      全國勞動模范、市建安集團培訓中心主任靳傳勇回想起當年往事仍然激動不已。17年前,他還只是一名普通電焊工,聽說市總工會要舉辦“職工技術運動會”,把全市高技能人才集中起來比武,前六名優勝者還給予獎勵。他覺得這是證明自己、展示潛能的機會,便馬上報名,并加緊刻苦訓練。經過理論和實際操作兩項考試,靳傳勇脫穎而出,奪取市首屆職工技術運動會電焊工比賽第一名。3年后,又再次蟬聯桂冠。為此,單位領導開始對他有意培養。
      “職工技術運動會是借鑒體育運動會的形式,通過技術競技,激發職工學習熱情和提高業務水平。同時,在獎勵機制上,為優秀勞務工提供入戶深圳或快速成才的實惠政策。”據市總工會介紹,三年一屆的運動會至今已經舉辦了六屆,比賽項目超過百項,涉及全市工業、交通、建設、商貿、旅游、電信、教育、衛生、金融等各行各業。在300萬參賽人次中,近七成是勞務工,其中數百人因成績優異被招調入深,成為業務骨干、管理人員或走上創業道路。超過3000人通過參賽獲得了初、中、高級技工和技師資格,大大節省成才的時間和成本。
      除了提供成才平臺,深圳市總工會還主動筑建成才搖籃。2007年10月30日,全省首家納入市政府整體教育規劃的農民工學校在市職工繼續教育學院正式揭牌,重點對農民工進行素質教育講座、中等職業學歷教育和職業技能培訓,其中部分優秀者還將免費獲得學歷教育職業技能培訓機會。
      去年4月,市總又推出農民工“圓夢計劃”,提出為100名經濟困難的在深優秀農民工提供學費,幫助其實現上大學的夢想。該計劃嘗試以工會系統的辦學資源和組織優勢為依托,采取政府支持、工會幫扶、社會贊助相結合的方式。幫助對象主要是家庭困難、收入微薄,同時在深圳工作表現優秀的農民工。不僅是深圳開展農民工公益教育的創新之舉,也是高等教育首次公開吸納農民工入學,為在深務工的農民工成才提供“綠色通道”。
      今年2月,深圳市總工會啟動深圳工會史上最大規模的職工培訓計劃,決定從今年起,從歷年積存下來的工會經費和當年的預算中,連續3年每年籌集5000萬元,共投入1.5億元大力推進職工素質建設工程,通過幫助企業開展職工培訓、激勵職工積極參加技能培訓提高自身素質與競爭力等方式,支持企業和職工共同應對危機。
      “與以往不同,此次是將資金直接投放給企業,或者是直接對參加培訓的員工進行補貼。目標是每年培訓100萬人次職工,3年共計培訓300萬人次。同時,還將開展班組長培訓,計劃每年培訓班組長1萬人,3年培訓3萬人。”王同信說。
      后記
      轉型是艱難的,誰都無法否認,工會自身建設和改革暫時仍相對滯后于社會經濟發展轉型,與外界的理想期望值仍存差距,比如組建任務依舊繁重,不少職工仍未加入工會;部分基層工會因受多方制約,作用難以發揮;有時維權實效與現實需要還不相適應等。
      但我們也欣喜地看到,“構建和諧勞動關系”已成為深圳工會的明確方向,并逐漸轉型為工人利益的代表。近期一項調查顯示,在勞資矛盾集中爆發的金融危機時期,深圳設立工會的企業,勞動關系明顯比沒有工會的企業穩定。而這也從側面證明,工會作用開始發力。
      本版撰文張瑋彭宇飛黃穎
      攝影李澤民
           來源:南方日報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市級 工會 轉型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