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3個在職養2個退休 滬290萬人享養老金財政壓力大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4-02  瀏覽:126
    流動性、安全性和收益性,再次考驗上海社保體系。
      上海老年人首度突破300萬,這是上海市民政局上周發布的《2008年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齡事業監測統計信息》所透露的信息。
      該信息披露的另一個關鍵數據,更是震驚上海:該市享受各類養老金的人數達到了290.06萬人。
      對于目前本就負擔深重的上海財政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壓力。壓力來源于上海養老金的現實圖景:繳的少,支出的多。
      本報記者獲悉,2008年市本級財政支出不到900多億,用于彌補社保的窟窿是170多億,占比18%,全國沒有,上海獨此一份。
      對于上海社保系統內的這個大“窟窿”,上海市委書記俞正聲、市長韓正、副市長胡延照等,已經在不同的場合,表示出擔憂。
      如在今年的上海“兩會”期間,在一個小范圍會議上,俞正聲表示,“我們社保基金嚴重穿底”。
      “社保基金就是這手收那手支,收小于支。怎么辦呢?財政就要托底。去年托底托了一百七八十個億,而且市本級的百分之十七八是用來充社保基金的不足。今年又要增長六七十個億,市本級必須保持百分之六七的增長,才能把社保的窟窿給補上。”俞正聲嚴肅地說,“今年市本級能增長百分之六七嗎?恐怕做不到。”
      “我到上海以后感覺非常突出的矛盾就是財政上的問題。”俞正聲表示,“上海確實有錢,但上海面臨的財政支出的壓力很大。”
      顯然,多渠道擴充社保養老金繳納,成為上海當下的緊迫之舉。上海市政府相關課題組的調研報告分析,未來上海老齡人口將呈現幾何級增長,老齡化問題將接踵而至,上海亟待找到對應之策。
       三個在職養兩個退休人員
      對于上海來說,這是一個必須直面的現實: 1.5比1的贍養比,就是說每3個在職的上海人要養2個退休的,而全國這一平均是3.2個人養1個人。
      這個看似微小差別的數據,給上海增加的壓力卻是空前的。
      韓正在一次相關會議上透露,上海的統籌基金的缺口,一定要財政去補,2008年上海全市退休職工人均加200塊,全市大概總支出一年是73億,今年1月1日,上海繼續給退休的職工按照10%的比例加養老金,這10%,全市全年支出達到62億。“即使后面新政都不出臺,按照靜態的政策情況,今年財政又要再貼126多億。”
      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上海市2008年市本級財政收支完成表》則顯示,在2008上海市本級支出執行數994.5億中,社會保障和就業支出達172.2億,在16個大項支出里,僅次于230億的公共基礎設施建設支出。
      “上海民生的第一大問題,就是社保問題。”在2009年1月13日,上海“兩會”第一天,與浦東代表座談會上,俞正聲在總結發言時直言不諱,“廣東去年的社保結余是一千八九百億,什么道理呢?外來務工的年輕人多,把大批的社保都繳納在那里了,他不像上海老工人那么多,上海參加社保的人越來越少,戶籍又卡的很死,收的越來越少,支出的越來越多。”
      “所以包括戶籍在內的人才口子要開大一點,包括拿居住證的凡是符合條件,盡可能參加我們的社保,不用搞那么死。”
      就在此前的一天,在參加“以創業帶動就業和完善社會保障制度”專題審議會上,有一位代表提出,是否可以讓新就業人員在見習期間減免企業養老金繳納部分,從而幫扶企業過冬。
      分管勞動和社會保障領域工作的上海市副市長胡延照回應,今年市本級財政將增加5%,1100多億的市級財政增加5%就是55億,單發養老金都不夠。“養老金并不是財政,是我們所有參加人的錢,不能隨便給,現在城鄉差別要縮小,人家還要求農民的養老金要提高,壓力不小。”
      按慣例,各城市養老金每年都要增加一部分,“上海養老金全國最高,再提高上海就一點競爭力都沒了”。
      “現在上海有310萬退休職工,未來最高峰會到500萬,現在80歲以上的老人有50萬人,將來會有100萬,上海老齡化的問題是相當艱巨的,我希望大家一起努力,化解這個矛盾。”胡延照說。
       老齡人口將迅猛增長
      老齡化這個發達國家無法避免的問題,在上海悄無聲息的來了。
      去年底,在上海召開的“2008老齡事業發展國際研討會”公布的數據預測,2010年,上海老年人口總數將達312萬人,約占總人口的23%。
      2011年至2030年是老齡化人口迅猛增長期,曾組織過《上海人口老齡化發展趨勢對養老保險的影響及其對策》課題組的上海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社會保險科學研究所副所長戴律國在其論文中如此闡釋:在這20年間,60歲及其以上的戶籍老年人口至2030年將猛增到561.26萬人,平均每年增加11.78萬人,最迅猛的是2017年,當年就增加24.64萬人。
      “這一時期,上海人口老齡化乃至高齡化將為世界之罕見,從圖形上看,猶如原子彈爆炸時形成的蘑菇形,而這批老人都是20世紀50年代生育高峰出生的人口,將對任何一屆政府產生一個嚴峻考驗。”戴律國透露。
      事實上,早在2002年戴律國就建議,從當時的本屆政府開始,就要作出經濟、社會可持續穩定發展的長遠規劃,確保未來高峰期間,老年人能幸福地安度晚年。
      即便是當下的形勢,不僅是養老金的缺口,僅養老院的建設就讓上海市政府頗為頭疼。
      胡延照表示:“我們現在多用工廠等成本低的地方作為養老院,但市區的養老人口又不肯去郊區。”
      2005年,上海市政府把“建1萬張養老床位”設為一年一度的實事項目,幾年過去,問題接踵而來。
      如上海普陀區社會福利院地處近中心城區,目前已有220張床位,遠不符合該區養老需求,許多老人依舊排隊希望進入。
      與此相反,上海郊區松江區葉榭鎮,有一個擁有300個床位的“銀葉港灣敬老院”開業已近一年,迄今收住的老人不過58位,有80%的床位閑置。
      胡延照表示,這是上海人固有的觀念,在市區住了那么久,更不喜歡到郊區養老。
      “如將外來就業人員納入上海的養老保險,他們的基本養老保險又怎么計算?他們是否將準備承受未來最高峰值740萬老年人口的養老保險?”戴律國對此疑問。
      而就在上海推出戶籍新政之后,上述系列問題也在抓緊研究之中。上海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近日公布,目前正在會同相關部門抓緊制定實施細則與操作規程。初步估計,實施細則會在七、八月前出臺。
      但面對老齡化的緊張趨勢,新戶籍制度,由于實際上的過高“轉正”門檻,能夠吸引多少持居住證外地人,這是一個問題。
      不過,歷經上海社保案之后,隨著此番老齡化的加劇,是否能夠重新打開社保基金的收益性嘗試大門,這是上海不能回避的問題。記者 趙飛飛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在職 退休 人享 養老金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