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聯通被指區別對待:勞務與正式工有天壤之別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4-01  瀏覽:119
    法律該怎樣保護勞務派遣工權益?
      聯通河北分公司員工反映 勞務工與正式工待遇有天壤之別
      法制網記者 杜曉 曹天健 馬競
      “低微”的身份,讓桂鳴養成了一個習慣:每次公司開會之前,都會習慣性地給相關部門打個電話問問:勞務工用參加嗎?
      桂鳴“供職”于中國聯通河北省分公司。他說:“開會之前詢問的習慣是為了避免尷尬。有些會議是不用勞務工參加的,等你到了那兒再被告知不用參加會議,大家都會感覺下不來臺。”
      “中國聯通河北省分公司勞務工與正式工同工不同酬的現象比較突出”,在與桂鳴和這家公司更多的勞務工接觸后,記者聽到了這樣的反映。
      果真如此嗎?近日,記者到河北省石家莊市進行了調查。
      “漲工資和勞務工沒關系”
      3月29日晚,在石家莊市中山路上的一間咖啡屋里,桂鳴和他的同事———同為中國聯通河北省分公司勞務派遣工的方曉,向記者出示了一張“大費周折搞到的”聯通河北省分公司(原河北網通分公司,后合并到聯通河北省分公司)某正式人員2008年前3個月的工資單。
      記者看到,這張工資單上注明,該員工屬于公司技術部門,工資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包括崗位工資“1080元”以及績效工資“5500元”。盡管每個月所扣項目不一樣,但前3個月的平均收入也在5000元以上。
      “正式工還有年終獎、季度獎等等,金額不低。而這些,勞務工都沒有份。”方曉說。
      在2008年1月1日起實施的勞動合同法上,記者找到了這樣的規定:被派遣勞動者享有與用工單位的勞動者同工同酬的權利。用工單位無同類崗位勞動者的,參照用工單位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崗位勞動者的勞動報酬確定。
      桂鳴告訴記者,2008年整個一年,在所有勞務工的強烈要求下,他們見到了3張工資條。在桂鳴出示的3張工資條上,記者看到,收入分別注明為“1122元”、“982元”、“2402元(2008年11月和12月兩個月工資合發)”。
      桂鳴和方曉對記者說:“在公司工作的這七八年,漲工資和我們沒關系。無論干多干少,每個月的工資都是一千塊錢出點兒頭。”
      在他們的工資單上,記者沒有發現公司為他們繳存住房公積金的記錄。
      拖欠工資的問題也讓勞務工們頭疼不已。“按照慣例,勞務工應該每月下旬發放上月的工資和獎金。但是自2008年以來,每個月的工資都要拖到下個月初才到我們手中。”桂鳴說。
      “很多勞務工都是在石家莊租房居住,每逢月底、月初通常要交納房租水電等費用,工資不能及時到賬,給我們的生活帶來極大不便。”一名勞務工說。
      工資僅僅只是勞務工與正式工待遇差別的一個方面,類似的待遇不平等問題,勞務工們還列舉了很多。
      有勞務工向記者反映,公司春節前發放購物卡,正式工2000元,勞務工只有300元。“最可氣的是‘三八婦女節’,女正式工有購物卡,而女勞務工什么都沒有。”方曉說。
      有和勞務工私交不錯的正式工告訴記者,正式工還有“烤火費”、“防暑降溫費”、飯補、車補等多項補貼。此外,正式工的話費補貼也遠高于勞務工。
      “正式工報銷的話費為什么要高出我們兩倍多?難道我們工作時需要更少的使用手機嗎?”一名勞務工說。
      崗位相同待遇卻有天壤之別
      據了解,勞動合同法第六十六條明確規定,“勞務派遣一般在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上實施”。但桂鳴說,中國聯通河北省分公司的情況卻并非如此。
      桂鳴告訴記者,很多勞務工其實已經成為公司的業務骨干。有的在技術性崗位上工作的勞務工,“手底下管著四五百萬元的設備”。
      “據我所知,有一次,中國聯通的總經理來省分公司視察,負責匯報相關工作的,就是一名勞務工。”桂鳴說,“工作是相同的,可待遇卻有天壤之別,我們想得到法律的保護為何這樣難?”
      3月30日,記者來到了中國聯通河北省分公司。該公司宣傳部門的負責人接待了記者。
      這位負責人說:“我們公司確實有相當數量的勞務派遣工,包括很多臨時工,比如保潔人員。勞務工都是與諾亞公司簽約的,具體如何管理,聯通河北分公司并不太清楚。”
      據了解,諾亞公司是一家專門的勞務派遣公司,為包括聯通河北分公司在內的多家公司提供勞務輸出服務。
      記者就長期不出具工資條一事詢問諾亞公司相關工作人員。對方表示,“我們已經開通了查詢工資條的網站,員工可以隨時登錄查看自己的工資”。
      勞務工們則向記者反映,雖然諾亞公司開通了這樣一個網站,但是“形同虛設”,不僅時常登錄不上去,而且工資數據不全,甚至沒有數據。
      “諾亞公司至今沒有提供2008年度養老保險對賬單。我們是勞務工,因此對養老保險對賬單很重視,這是我們維護自己權益的重要憑證。如果諾亞公司不及時提供此類憑證,我們就無法掌握自己的保險繳納狀況,因此對未來充滿了恐懼。”一名勞務工說。
      勞務工們還反映,諾亞公司和聯通河北省分公司之間常常會出現互相推諉的情況。以發工資為例,方曉說:“我們找河北省分公司反映工資太低,公司說這種事情應該找諾亞公司。向諾亞公司反映工資發遲了,諾亞公司則說是因為河北省分公司的錢沒有到賬。”
      “一般來說,吃香的喝辣的都是正式工的事,臟活累活都是勞務工的事。我們即使占據了再怎么核心的崗位工作也沒有用,很多諸如培訓、療養的機會,只會讓正式工去。”桂鳴說。
      在金融危機的影響下,再加上電信業重組合并后人員有所富余,大部分勞務工都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方曉說,“公司處理我們這些勞務工的‘效率’非常高,想讓你上哪兒干你就得上哪兒干,說不讓你干就不讓你干。”
      一名勞務工告訴記者,他曾突然接到電話通知,被告知“明天去某某部門上班”,完全沒有征求過他本人的意見。他還有兩個勞務工同事,在一次公司部門調整時,“中午還在食堂吃飯,下午便被通知不用來上班了”。
      “如果是正式工調換部門,事先都得談話,而且,無論怎么裁員也很難裁到正式工頭上。”這名勞務工說。
      勞務派遣工權益如何保障
      在仔細了解了桂鳴等人所反映的情況后,聯通河北省分公司宣傳部門的負責人說,一些老國企都存在這樣的問題,這里面有歷史的原因,有些可算作歷史遺留問題。拿著這些情況去問十個企業,有七八家都會很緊張。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電信業重組一直在進行,而且當前剛剛進行了一次大型重組(電信運營商由6家變為3家,聯通合并了網通),很多人員安排問題也因此凸顯出來。
      據桂鳴說,幾年前,聯通河北省分公司將他們這批勞務工招進來的時候用的是省公司的名義,但簽約時卻是與諾亞公司簽的。
      “很多勞務工都是聯通河北省分公司直接招聘進來的,只是后來公司用工制度的調整,使得他們變成了諾亞的派遣員工。因此員工都沒有把諾亞公司當作自己的公司,心理上還是認為自己是聯通的員工。”一名勞務工說。
      那位宣傳部門的負責人告訴記者,由于自己主要負責宣傳事務,因此對于用工問題的回答“不專業”,更權威的解答需要由人力資源部門的負責人給出,但目前該負責人出差在外。
      記者將采訪提綱留在了聯通河北省分公司。截至發稿時,還未收到對方的答復。
      法制網石家莊 3月31日電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聯通 青鳥 文憑 校長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