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高管遭遇失業年 成為新“高危”行業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3-17  瀏覽:92
    國內,今年以來,A股上市公司董事、高管或監事等辭職的公告已超過100次。隨著年報進入密集披露期,高管們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而高管離職帶來的沖擊,如果處理不好也會使得員工對公司的信心產生動搖。
      “繼礦工、警察、記者之后,高管成為了新的‘高危’行業。”從今年的年初開始,國內外各大公司陸續宣布高管離職的消息此起彼伏,有網友干脆在網上這樣開玩笑。
      仿佛是突然之間,風水發生了顛倒:曾經風光無限的公司高管,卻被掃地出門另謀生路;曾經習慣了掌控員工去留,如今卻是自己收拾鋪蓋卷。在經濟寒冬中,各家上市公司年報陸續出爐,業績數字不好看的公司高管們不免在心里開始嘀咕著,是不是要打點行裝了。
        CEO上任一周賦閑半年
      如果沒有金融危機,或許曾經名噪一時的民潤連鎖將開始東山再起之路,而去年9月才上任的CEO陳效鏞也仍會忙碌不停。但這一切的“假如”都止于這場金融風暴。上任不到一周,位置還沒有坐暖的陳效鏞就因為集團突陷于金融風暴中而無奈離職,至今賦閑已經半年有余。
      作為廣東省最早發展起來的社區超市,民潤超市目前已有近百家門店,遍布珠三角的眾多城市。輝煌時期,民潤超市一度排名全省前三、全國前五。但由于自身經營以及定位的問題,民潤超市逐漸陷于衰落,而高管層也一度如走馬燈般變換。為挽救民潤,大股東深圳農產品開始引入新股東,香港實力雄厚的匯科集團注資一億元。與此同時,新的管理層也重新架構。去年9月,匯科在深圳成立的圣德集團副總裁陳效鏞走馬上任。
      在陳效鏞的履歷中,有著多次“扭虧為盈”的神奇之筆。陳效鏞在就職演說中表示,他將帶領民潤打好“翻身仗”。他分析說,民潤在上個世紀90年代,眾多大的零售巨頭紛紛拓展之際沒有抓住機會實現轉變,導致發展落后,形成“大店規模小店效益”的局面,加上若干次的投資失誤導致出現目前的困境。為此,民潤將確定新的戰略發展定位,在不同的地區實施不同的發展策略。對于珠海地區將加快發展,深圳作為發展的重點區域,主要推廣“創業加盟項目”。而對于廣佛地區門店,將實施“關停并轉開”政策來實現扭虧。
      雄心勃勃的計劃言猶在耳,陳效鏞卻在上任還不到一周的時間內突然“緊急住院”,隨后悄無聲息地離開。與此同時,農產品原來的管理層又重新進駐。對于離開的具體原因,陳效鏞始終不肯透露。他表示,這是出自匯科的戰略決定,目前他與其他管理團隊已經“撤退”到匯科,等待公司的重新任命。元旦期間,他給幾個相熟記者發來一條“讀史心得”的短信,盡顯安然之態。
      記者從匯科集團了解到,此次高管層的戲劇性變化,實際上來自于股東雙方的矛盾。根據原定協議,匯科向民潤注資,但由于資金出現問題導致遲遲不能到賬。實際上,匯科與農產品的交易不僅僅只有民潤,還有更大的一筆——上市公司深深寶。但匯科最終卻毀約,并以“不可抗因素”為由要求解除原來簽署的收購協議。
      “如果沒有這次金融危機,陳效鏞一定還是做民潤的總裁。”匯科內部知情人士告訴記者,當初匯科在深圳鋪的攤子太大,集團下面一下子設立和兼并了10多家公司,而公司老總也打算實現業務整合,但沒有想到去年金融危機一來,資金頓時大幅縮水,虧損很大。“現在,金融危機把原來的計劃都打亂了。”
      “打工皇帝”反思自我價值
      相比陳效鏞的黯然離去,昔日“打工皇帝”何經華的離職則在IT界一石激起千層浪。
      2008年12月31日,在新年的前一天,金蝶國際軟件集團有限公司董事會宣布了一條消息:公司行政總裁何經華基于個人與家庭原因辭任。
      隨著一些知名IT人士開始重新投入傳統行業,如此前盛大網絡原總裁唐駿跳槽至新華都,何經華的舉動同樣令業界關注。根據公開資料顯示,2002年4月何經華被聘為用友總裁時,年薪高達500萬元,成為名噪一時的“IT界打工皇帝”。
      離任金蝶之后,何經華便如同“人間蒸發”。記者曾聯系金蝶公司,公關人員對于何經華的離職表示“個人私事”,具體原因“不便透露”。由于目前金蝶的年報仍未公布,因此對于何經華帶領金蝶度過的2008年業績還不清楚,但深圳IT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資深人士分析認為,軟件業是金融風暴沖擊較大的領域之一,去年國內眾多IT企業紛紛出現經營困難,金蝶作為國內最有影響力的企業,也很難逃脫。相信金蝶的正式年報公布后,自會有所分曉。
      3月5日,何經華終于首度亮相媒體面前。此時他的身份,已經搖身一變成為深圳零售商業巨頭之一的新一佳總裁。對于此次的職業選擇,他認為是自己職業生涯中最重要的轉折點之一,不但是一個跨行業的決定,也是在自己職業生涯最成熟的階段做出的。
      當天是何經華來到新東家后的第4天,他坦言很多具體事情“都還沒有弄明白”,但已經開始著手實施自己的管理理念了。
      在金融風暴中,不少企業高管無奈離職,對于是否也體會到了“高管不易做”,何經華低頭沉吟片晌后侃侃而談說,工作20多年來,遇到了三次金融危機,這也成了經濟常態。金融風暴下,當然首先沖擊的就是“工作安全”。但是,在經濟好的時候也會有公司破產、倒閉,而在經濟不好的時候也同樣有企業賺錢,所以不能簡單地下結論。
      何經華說,每天都會問自己,“你還有沒有價值?到底還有沒有公司需要你的價值?”當然,在一個公司里,職位越高,價值就越大,但責任也同樣越來越大。
      國內,今年以來,A股上市公司董事、高管或監事等辭職的公告已超過100次。隨著年報進入密集披露期,高管們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而高管離職帶來的沖擊,如果處理不好也會使得員工對公司的信心產生動搖。
        每個工作日有6名CEO下崗
      金融危機還未見底,而它的余波又不斷蔓延開來。如果說去年下半年開始,公司高管降薪風勁刮全球,那么到了今年,面對經營的壓力和業績的公布,高管們更要開始擔心自己的位子了。
      根據統計數字,今年以來A股有關上市公司董事、獨立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監事等辭職的公告已超過100次,遠遠高于去年同期上市公司發布類似公告的次數,這其中還不包括正常的上市公司高管換屆。
      云南銅業的高管變動,無疑是此次“高管風波”中最受關注的熱點公司之一。上個月,云南銅業發布公告,董事會審議通過更換總經理,云南銅業副董事長兼總經理楊毓和因年齡和身體原因辭職,由云銅鋅業公司總經理牛皓繼任。對于辭職的原因,楊毓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是已屆60歲和過度勞累,“自愿辭去”總經理職務。
      過去兩年,云南銅業無疑是股民“津津樂道”的股票之一。在2007年10月沖高至98元后,伴隨有色金屬市場的持續低迷,云銅的股價一路跌跌不休至十元以下,令眾多股民損失慘重。而對于云南銅業公司而言,去年經營也乏善可陳,業績預報顯示虧損,凈利潤預計同比下降約220%,虧損19億-23億元。
      不僅僅在國內,包括美國在內的國外市場,高管離職現象更加嚴重。僅今年1月7日到14日,就有六家美國上市公司的CEO遭到解職。
      據美國人力資源服務公司ChallengerGray&Christmas介紹,2008年,美國約有1500名CEO離開了公司,相當于每個工作日就有6名CEO下崗。這一數字是一家位于芝加哥的招聘和職介公司記錄下來的,而這是自從這家公司在1999年從事這項記錄工作以來的最高一次。像豐田、通用、微軟、戴爾都大幅調整了管理層。去年,在技術公司的CEO中離職的重磅消息無疑是Yahoo公司的楊致遠。他在去年11月份決定辭職,當時,Yahoo股價在3個月里跌去逾50%,10美元的股價只有微軟出價的1/3。
      《華爾街日報》在一篇題為“企業CEO解職風起”的文章中也表示,隨著美國就業市場繼續下滑,大批美國人失去工作,在此過程中,首席執行官們的“失業率”開始上升。文章還援引專家分析認為,這股解職風還蔓延到CEO以下的其他高管職位。新上任的首席執行官通常會趕走原來的高管人員,重新組建自己的團隊。多因業績不佳引咎請辭
      盡管目前并沒有確切的統計數字,但錦田顧問的呂艷梅向記者表示,從目前市場狀況來看,高管們受到的挑戰將更為嚴峻,面臨業績、公司運作以及新產品上市等方方面面的壓力,而更大的考驗則是如何帶領員工們度過經濟寒冬。
      而從行業方面來看,呂艷梅認為在金融風暴下,業績不理想的企業容易發生并購,公司出于規劃、發展戰略等方面的考慮而迫使高管出走。從去年金融風暴爆發以來已經有半年多的時間,如果在這段時間內高管沒有公司未來發展的解決之道,也沒有在企業文化、士氣等方面作出正面的引導,即使公司沒有相逼,自己也會選擇走人。
      從國內各家上市公司公開披露的信息來看,幾乎所有公司均以“工作需要”、“工作變動”或“身體狀況欠佳”等來表述。記者查詢部分公司的年報或業績預報,相當部分的成績不夠理想,甚至出現巨虧。這些公司的高管大多采取“經營業績不佳引咎請辭”的方式,或者跳槽另謀高就。
      深圳一家大型獵頭公司負責人歐陽告訴記者,在金融風暴下信心尤為重要,尤其是員工對公司的信心,而高管的離職一定會對員工的心理有所沖擊,如果處理不好有可能對公司的信心動搖。因此公司對高管的離職往往都很慎重,即使是去年工作表現不理想,也不會輕易否定,而是肯定他原來的業績,甚至還會送上祝福和希望,這樣也會給員工正面的信心。
      歐陽認為,一般公司對于解聘員工都很少采取直接炒掉的方式,更何況對于高管就會更為慎重。但他說,對于多數運作成熟的企業,高管的離職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沖擊,公司還會正常運作下去,除非這位高管一手帶大原來的團隊,團隊成員們的忠誠度也很高。
      高管離職何處是歸途
      高管離職后,何處是歸途?即便像陳效鏞那樣賦閑在家大半年的是非主流現象,但能如何經華那樣成功改行東山再起的也不易。從一些人才中介機構了解到,目前人才市場對高管職位的需求無疑較以往萎縮。如一些公司更換高管,就并沒有從外部招募。
      前程無憂華南區市場部主管李美燕認為,目前多數企業的中高層空缺,都是公司暗示高管走人,而走后留下的空缺,在目前的狀況下一般都是由另一個董事會成員來兼任,而很少再另請一個。
      李美燕解釋說,在經濟蕭條、企業經營困難的時候,往往是選擇舍棄薪水較高、而實際工作內容相對不太重要的職位,對于一般公司而言多是副總裁級別。在此類高管離職后,公司往往會過一段時間,等到金融風暴平息一段時間后再作處理,公司管理層架構也會平靜一段時間后再重新調整。而高管離職后剩下的薪酬費用,公司也會在這種特殊時期“把錢花在刀刃上”,而不會輕舉妄動重新再找另外一個高管來。
      但也有例外情況,李美燕說,除非離職的高管是專門負責一個項目的主管,這種實務性職位不可或缺,公司這時就必須再重新找一個高管人選來進行填補,滿足日常的公司運作。
      “高管離職,從某種角度上講,無論對于公司、對于個人發展或許都是有益的。”李美燕說,高管們普遍都是“打工皇帝”,拿較高的年薪,而對于經營困難的企業,裁掉部分高管也會為公司剩下一筆開支。盡管不少高管還是拿了一大筆年終獎才離開的,但在目前的狀況下離開畢竟可以減少公司的負擔。
      而對于高管們來說,離開也并非一定是壞事。李美燕認為,有可能出現在這家沒有使出勁來,而到了新企業之后反而有了用武之地和更適合的空間。另一方面,并非所有的公司都受到了金融風暴的影響,很多企業對于高管還是有著一定的需求,以這些高管的經驗,也會找到適合的企業。他們的資本運作能力、吸引風投的能力、上市管理的經驗以及原來深廣的人脈關系,這也是新東家所看重的。(南都周刊 羅燦 特約記者 華強)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高管 學校 國際 人才 職位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