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乙肝攜帶者戴紙枷鎖在才市抗議就業歧視圖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2-26  瀏覽:77

    2月13日,羅思文戴上了自制的紙“枷鎖”。(資料圖片)
        “我是乙肝病者,我要工作”,2月13日上午,廣州南方人才市場附近,來自江西的大學生羅思文眉頭緊皺地戴著自制的紙“枷鎖”,透過掛在胸前的標語,發出那痛徹心扉的無聲吶喊。此前,羅思文費盡千辛萬苦通過了一家用人單位的考核,卻因為“大三陽”而被拒之門外。
        這次近似于行為藝術的舉動,是羅思文“無奈的抗爭”,22年的乙肝病毒攜帶者生活,讓他絕望,讓他在求學、就業和婚戀等各個方面都歷經挫折。終于,在崩潰的邊緣,他于沉默中爆發了。
        羅思文的遭遇,是中國9300萬乙肝病毒攜帶者生活現狀的一個縮影。
        羅思文今年22歲,江西宜春人。他從小就知道自己是乙肝病毒攜帶者。但“農村人不像城里人那般嬌貴”,在老家,鮮有人提及并重視這個問題。羅思文從小到大也從沒覺得自己的身體因為乙肝病毒而有什么異常和不適,所以年少無憂的他并不在乎——直到高考那年。
        高考那年,他花30元抹去了檔案中的“乙肝污點”
        快高考的時候,學校組織體檢(體檢結果將寫進檔案)。羅思文他們班總共有60名學生,其中有十幾人是“大三陽”或“小三陽”。老師私下告訴他們:“每個人交30元,請醫院高抬貴手,寫‘正常’。”
        就這樣,十幾名同“肝”共苦的同學們不知所措地齊刷刷地交了30元,這30元的性質,近似于“贖金”——不讓足以影響他們整個人生的“污點”寫進檔案,用金錢實現“人生救贖”。事后證明,這只是個開始。
        這30元,是羅思文這名淳樸的農家孩子有生以來第一次“花錢消災”。乙肝病毒,在他心頭的分量開始變得重了起來。
        因為乙肝病毒,女方家長拆散了他倆。
        羅思文最終考入了江西機電學院。大學三年的金色年華如白駒過隙行將過去,回想起來,最讓他牽腸掛肚的,無疑是那“有緣無分”的曾經的女朋友。
        他們是大學二年級那年認識并開始交往的,羅思文出于愛護,一開始就真誠地向女友坦白了自己是“大三陽”。女友倒不介意,只是付之一笑,說“沒什么”。在這般陽光、清澈的交心下,兩人的感情日益緊密,大學三年級,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
        大三上學期,羅思文帶著父母赴女友家求婚。女友的爸媽也是農民,不善言談。出乎羅思文預料的是,在一陣短暫的客套寒暄后,他們突然把話題引到了“乙肝”上。他們沒讀過多少書,對乙肝病毒的認識全部來自道聽途說,他們把乙肝病毒攜帶者描述成行將死去的病夫,“而且很頑固,說什么‘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根本不聽羅思文的解釋。他們最后蓋棺論定:“因為你是‘大三陽’,我們的女兒不能嫁給你。”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乙肝 銷售主管 養虎 后患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