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農民工就業調查之長三角:找工作難找工人也難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3-08  瀏覽:475

     
    記者在采訪中觀察到,昆山、常熟等地的工作崗位其實不缺,缺的是“好工作”。工作時間過長的紡織業,即使逆市加薪,也很難吸引80后和90后的務工者。除了薪水之外,新一代的農民工還看重娛樂時間、城市生活以及工作的尊嚴         來了又走         年后來昆山尋工未果返鄉者,多為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他們往往在城市并無可安居之處。找到工作之前可以撐多久,取決于出來時錢包的鼓癟。         2月8日下午,22歲的董春富又請了半天假,送表姐、表妹去昆山火車站回山東菏澤老家。過去的一周,在一家電子廠工作的董春富一直請假,陪著表姐、表妹找工作。好在廠里也沒什么活,請假倒也容易。“工作是找到了,她們不樂意干。”累得一塌糊涂,卻無功而返,董春富不免有些失落和抱怨。“你找的那也叫工作?”19歲的表妹小聲抗議。         董春富有點不好意思:“工資是低一些,不過……好歹是有份工作。”董春富給表妹找到的這份工作,每天加班的話,大致和去年好年景的時候不加班的工資差不多。         表姐則是董春富和表妹共同嘲笑的對象:她本來在上海有一份工作,卻在下半年辭職回家。“都金融危機了還辭職。”表姐則不好意思地以手掩面:“別說了。”         “就權當是來昆山旅游吧。”姐妹倆自我安慰。不過,除了工廠門口和職業介紹所,姐妹倆哪也沒去。“聽說周莊的門票要80塊吧?”         幾米之外,率領著七個姑娘小伙的“娃娃司令”王麗娟格外引人注目。王年紀不大,輩分卻很高。七個“娃娃”都是王的表侄女、外甥、侄孫女一類的親戚,最小的才15歲,初中還沒有畢業。王的河南永城老鄉在昆山開了一個工廠,缺人手,于是讓王帶著娃娃們浩浩蕩蕩地過來了。         來了一看,“跟鐵打交道,都是男人干的活,一個月還只七百多元。看了看,周圍別的廠工資更低,還不如回家抗旱呢”。         一周前,才從河南濮陽趕來昆山工作的張琴和同鄉現在不得不回家了。之前給一個同鄉700元的中介費后,她得到了昆山的一個工作機會。但是只干了一天,張琴和同鄉就打了退堂鼓。         “干活累、工資低不說,車間里有個飲水機,我們渴了去喝水,結果上面寫著‘一杯水一元’。你還不如直接寫‘就不讓你們喝水’呢!”張琴抱怨。         700元中介費也未被退回。她們得到的解釋是,“錢都交給勞動局了,沒法退。”涉世未深的張琴所不知道的是,昆山市勞動局絕無可能收取她的所謂招工考試費。此外,當地即便是“黑中介”,亦允許有一天試工,不滿意可全額退回中介費。         據南方周末記者在昆山、常熟兩地的觀察,春節后因招工未果而返鄉者,并非孤例,但亦尚未成潮。在兩地多個鄉鎮的職業中介所,記者注意到眾多求職者騎車而來。相比珠三角,長三角的農民工更喜歡出來租房住,然后慢慢將親人接來。對于他們來說,這里不僅僅是一個工作的場所,亦是生活的地方。         尋工未果返鄉者,多為出來未久、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他們往往在城市并無可安居之處,在找到工作之前可以撐多久,取決于出來時錢包的鼓癟。         2月12日,記者在常熟市東南開發區小康村見到郭夕平時,他正在“掃街”:街邊有中介所,郭就去登記個名字,“有棗沒棗打一竿子”。         看到新世電子在招人,郭問中介老板:“從那出來的還能進去嗎?”郭本來在那有一份工作,去年12月,企業不景氣,工資不高,看到周圍的人一個個離去,郭也覺做得無味,便也辭職。今年再想進去,就要交400元中介費,還不一定進得去。郭不由感慨“造化弄人”。         郭現在住在中介家里,住宿費每天十元。他已經記不清在過去的一周里,到底在多少家中介所登記過,他只知道,自己離開湖北枝江時帶的一千多塊錢,已經所剩無幾。         初來時曾經把中介家里塞滿的如郭一般的年輕人,如今都已離去。“有的找到了工作,有的回家了,有的沒錢住了。”郭不知道,如果錢花完了還沒有找到工作怎么辦,“可能跟同鄉借點路費回家吧”。         挑工作         中介老板都急了:“你想去哪一個?其實都差不多的。”         或得益于昆山的產業基礎,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的數據顯示,1月份的就業,雖然同比依然春寒料峭,但環比去年12月,已有小幅上升,正在悄然回暖。         記者在昆山采訪中觀察到,工作崗位其實不缺,缺的是“好工作”。         2月8日,離昆山市區十余公里的蓬萊路上一處中介,來自甘肅靜寧的王瑤和男友逐一評點貼出來的職位,猶豫難決:“廣明電子倒是近,在新星路,可惜指明不要甘肅人。”“正日電子是長白班,也包吃住,不過雙休日工資比別的很多廠少0.5元,一個月算下來也不少。”“興盟電子工作倒是輕松,也干凈,但是在賓希,離蓬萊太遠。”         “星寶電子據說住宿不好。”         ……         中介老板聽了都急了:“你想去哪一個?其實都差不多的。臺灣老板精得很,都算好了。有的工資低,但是吃住不扣錢;有的錢多,但是遲到扣錢,吃飯扣錢,算下來是一樣的。”         王瑤嘆一口氣,拉著男朋友走了。         在這家中介對面,另外一家中介老板正極力勸說一位姑娘報名。這家亟需用人的電子廠女子包進,不過是在十公里外的出口加工區,而姑娘的家人卻都在這個鎮上。“還猶豫什么?這個廠待遇不錯的。機會可轉眼就沒了,你也來了幾次了,再不報名,爛工作都沒有了。”中介老板對姑娘半嚇半哄。         姑娘捏著衣角,默不作聲。“你快想好啊,今天可是最后一天,我11點就帶人過去面試。”姑娘聽了這話,還是沉默,一會,轉身緩步走了。         11點差10分的時候,姑娘又折了回來,交了280元中介費,又到門口報亭花1塊錢買了一支圓珠筆,準備去面試。         紡織業的民工荒         一家服裝企業告訴記者,他們甚至逆勢加薪15%,依然鮮有人問津。         挑工作表現得最鮮明的,或許還在常熟。在全國絕大多數城市,墻上、電線桿子上最常見的大概當屬“辦證”二字,但是在常熟的安定和花溪數地則是例外:這些服裝廠聚集的地方,最常見的是“急聘”二字。         這座全國縣市中規模最大、產業鏈最完整的服裝之城,年產服裝4億件,銷售額達400億,產防寒服四五千萬件套,占全國內銷市場的1/3左右。         來自勞動部門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份和去年12月份相比,常熟仍未止住跌勢。不過,據南方周末記者觀察,這一數據可能并非事實的全部。作為常熟用工大戶,業內人士估計,中小企業有一半以上不簽訂合同,或者簽訂也不為勞動部門所掌握。         金融危機一片“找工難”的嘆息中,常熟服裝企業卻再次遭遇“民工荒”,且勢頭猛于往年。“工人年年招,今年尤其難。”服裝企業紛紛報怨。         萬人,服裝行業的用工只解決了80%。常熟市政府2月8日甚至為此專門召開解決重點行業用工問題座談會,要求保證重點企業“吃飽開足”         “內銷企業受影響小一些,但是很多外貿企業停產了,難道這些廠里出去的人不需要工作嗎?不知道人都到哪里去了。”太子港服飾招聘主管周女士不解。         在常熟南三環轉盤西角,一家挨著一家,擺滿了服裝企業招聘的攤位,一些周邊城市南通、吳江的服裝企業亦慕名而來。每有人駐足,招聘者便遞上一張招工簡章,熱情介紹。         不過,招聘效果似乎不佳。一家服裝企業告訴記者,他們甚至逆勢加薪15%,依然鮮有人問津。         站在這些熱情地只差把人拉進廠里的招聘者前面,安徽樅陽人姚文龍向記者感慨:“今年找工作太難找了。”或許是覺得有一點點不妥,姚文龍又沖著后面的招聘單位擺手,搖頭:“這些,都不行。”         對求職者來說,,服裝行業通常意味著勞動時間太長。         姚文龍三年前第一次接觸服裝企業,聽到廠方說到“三天一休息”,不免亦喜亦憂:喜則以如此輕松,憂則以能拿多少錢。         進去之后,姚文龍才恍然明白:所謂休息,是指當天晚上不加班,只需工作十一二個小時,而不休息的時候,工作十五六個小時都屬正常。每天工作十五六個小時,每個月休息一天,姚文龍感覺自己成了縫紉機。         河南姑娘顧秀云在一家服裝廠,每天從早七點到晚十點,為400件衣服上袖子,一個月休息一天,每月可拿到1500元;同樣勞動強度的話,她在電子廠的同鄉,月入可達近3000元。         此一差別,造成了二者在求職市場上的“高低貴賤”:在常熟,一些知名的電子廠中介費最高可達千元,而如果帶一組人 (一個流水線,通常十幾人)進服裝廠的話,老板會很樂意按人頭給組長每人400元的獎勵。         建華估計,每年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人,轉入其他行業。而那些留著長發、打著耳洞的90后,光在門口張望一下,就已經被嚇跑了,整個行業正在逐步萎縮。         常熟的“民工荒”,亦非孤例。在素有中國針織名城之稱的象山,針織企業普遍有15%—20%的用工缺口,全縣針織企業用工缺口在千人以上。         而今年招工尤其難,業內人士分析,其原因在于金融危機打亂了原有的用工節奏。         以往,打工者都有明確預期,知道招工基本就在年后這一個月,即使不愿意進服裝企業,但也不敢冒一年沒工作的風險,繼續耗下去尋找其他機會。         但是危機襲來,打工者知道企業在一年中都有可能陸續開工,“過了這個村還有下個店”,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觀望,不愿意輕易委身于服裝、紡織企業。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農民工 漢網 推選 誠信 實用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