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養老保險制度改革 該提前退休還是延遲退休?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2-23  瀏覽:89

    第一財經日報  郭晉暉
      專家激辯就業和社保的“蹺蹺板”效應
      編者按:
      勞動者幾歲退休,這是一項關系到每個人切身利益的公共政策。在當前嚴峻的就業形勢下,有論者提出可以靠提前退休來緩解就業壓力,但也有專家從確保養老金安全的角度主張延遲退休。
      是站在長期利益還是短期效果,是選擇微觀立場還是宏觀角度,得出的將是完全不同的結論。《第一財經日報》采訪了持有不同觀點的四位專家,以呈現有關退休年齡的政策辯論。
      甲方:
      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院長曾湘泉:
      鼓勵提前退休緩解大學生就業難
      大學生就業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崗位需求不足,當前可以考慮提高國有企事業單位在職人員自然減員的速度,以吸納一部分大學生就業。
      從中國人力資源的現狀來看,我國政府和企事業單位的在職人員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不高,加之知識更新的要求,迫切需要增加高學歷年輕人才。在大學生勞動力供給增加較快的形勢之下,從理論上講,我們應該用較高學歷的大學生來替換目前較低學歷的在職人員。
      與大學生數量迅速增加相背離的是,國有單位近年來自然減員速度下降很慢,以機關事業單位來看,每年只退休100多萬人。
      受到金融危機影響,中小企業需求急劇下降,這迫使政府必須采取有效措施來緩解就業壓力。提高國有單位的自然減員速度,或者采取激勵性政策讓在職職工提前退休是可以考慮選擇的制度,能夠在短期內解決崗位稀缺問題。
      提前退休并不是強制性的,也不是對所有單位用人都適合。我認為應該以機關事業單位和部分國有企業為主,由國家制定激勵性政策,一方面提高養老待遇激勵在職職工提前退休,另一方面鼓勵用人單位多招大學生。
      我們最近的研究還發現,55歲以上勞動者的勞動參與率近5年來有明顯上升,這說明中國養老金水平與退休前工資收入水平相比偏低。這部分人退休之后繼續留在勞動力市場,在一定程度上也沖擊了就業。所以與加快自然減員相配套的是必須進一步提高養老金待遇。
      當然提前退休也是有成本的。因為提前退休的職工沒有達到國家法定領取養老金的年齡,所以用人單位需要負擔這個時間差之內的生活費用。
      通過提高自然減員的速度,通過激勵性政策,讓一部分勞動力退出市場,這也是民生開支。這種開支投資于人力資本,有助于提升用人單位的效率。所以政府也應該對此承擔一部分補償費用,其實這部分錢并不需要很多,但卻可以起到很好的效果。
      社保和就業有時候是一對矛盾,從歐洲的經驗來看,社保經常阻礙就業。研究社保的人從預期壽命延長以及基金平衡的角度會主張延長退休年齡,這是有道理的,也符合國際趨勢。但從長期戰略選擇來看,還是應該就業優先,如果沒有就業,社保就成為無源之水。
      當前重要的是將中國經濟增長的人力資本投資配置好,以支持中國經濟持續增長。如果經濟能夠高速增長,社保就不是問題。關鍵是怕經濟增長放緩,像歐洲和美國那樣,社保基金的壓力就會很大。所以我們不能為了社保而社保,而是要通過解決就業來為社保提供遠遠不斷的財富來源。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張展新:
      中國提高退休年齡的條件還沒有成熟
      國外特別是歐洲,勞動力市場參與水平不太高、養老金嚴重失衡時,最有可能實行延長退休年齡的改革。但中國有著不同的背景。目前中國并不是勞動力短缺,養老金還有調節的空間。
      如果中國現在提高退休年齡,比如提高到65歲,那么60~65歲這一群體找工作就更難了。按照現有的勞動力市場狀況,要求這一群體去勞動力市場找工作,他們能找到工作的可能性非常低,幾乎是強制失業。
      在勞動力就業如此緊張的情況之下,老年人推遲退休對于青年就業也有影響。在非常市場化的行業,他們會和年輕人一起找工作,而在非市場化的行業,比如機關事業單位、電力銀行等大型國有企業,提高退休年齡之后給新人騰出的位置就更少了。
      我認為當前提高退休年齡的時機還沒有成熟。至于何時成熟需要看幾個條件,比如勞動力市場供求、經濟形勢吸納勞動人口多少、整個人口結構等,特別是養老金的收支狀況。改革是各方面博弈的結果。有句話叫做勢比人強,如果真的養老金收支出現非常緊張的情況之下,就業問題也可能會放到第二位。但現在還沒有看出這種狀況。
      當前養老金的收支狀況還不是很糟糕,還可以把大量農民工和非正規就業者吸收到這個制度中來。而且更重要的,中國養老金并非獨立運行,各級財政都可以拿錢出來補充養老金。
      當前法律對退休年齡規定最不合理之處是,男女退休年齡(指工人)相差了十歲。
      男女不同齡退休對于雙方來說都是不公平的,男性退休晚貢獻多,由于預期壽命短,總體拿的也少。而女性由于退休早,每個月拿的也少,也是不公平的。
      我認為,如果就業形勢好轉,可以分兩步走,把男女同齡退休先縮短解決了,然后再考慮延長退休年齡的問題。第一步對養老金也是有作用的,女性已占到了總人口的一半,提高她們的退休年齡也可以改善養老金的收支。
      乙方: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勞動科學研究所研究員張麗賓:
      提前退休帶動就業的效應不明顯
      如果要緩解就業壓力,提前退休不是好辦法。以前我們也曾實行過提前退休,當時主要針對國企的富余人員,政府把提前退休作為減員增效的手段。但由于帶來很多問題,提前退休被叫停了。
      當時雖然政策規定嚴格執行提前退休標準,但實際上很多單位口徑擴得太大,甚至有人35歲就退休了,他們其實并沒有退出勞動力市場,而且由于很多企業補償金沒有發放到位,這部分人生活沒有著落,政府還要對他們進行低保救助,所以提前退休不僅沒有起到緩解就業壓力的作用,實際上增加了社會負擔。
      從用人單位來說,可能是比較歡迎提前退休制度,因為勞動力是有生命周期的,用人單位希望不斷更新,讓老人出去新人進來,這可以為大學生創造就業機會。但這個制度要是實行是有成本的,政府不會承擔這樣的成本,如果用人單位覺得這樣做是合算的,也是可以實行的,但這項制度肯定不能全面推行。
      雖然現在就業形勢嚴峻,但提前退休的效果可能并不明顯,因為它只是用一部分人替代了另一部分的崗位,而沒有創造新的崗位。而且勞動力并不是同質的,老年勞動力和青年勞動力不可以簡單替代。
      用人單位出于勞動生產率的考慮可能普遍傾向于用年輕人,所以支持提前退休,而研究社保的人出于基金安全考慮,則會主張延遲退休年齡。我認為提前或是延遲的時間都不成熟,當前并沒有改革的必要性和迫切性,維持現狀可能是一種比較好的選擇。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珍:
      提高退休年齡可鞏固養老金制度
      勞動力就業和退休年齡政策選擇,站在長期宏觀的角度和站在短期的微觀的角度來看,會得出不同的結論,這就要看政府是站在那個角度作選擇。
      中國的退休年齡政策是1951年勞動保護條例制定的,當時規定了男性60歲,女干部55歲,女工人50歲。制定這個政策的時候,人民平均預期壽命只有47歲,當時幾十個年輕人養一個退休者,是一件很輕松的事情。
      但計劃生育和人均壽命的提升了改變這種狀況,現在中國人的預期壽命是73歲,贍養比也變成了3個人養一個人,養老保險制度面臨非常大的壓力。
      從制度長期的可持續性出發,必須調整贍養比。這是個“蹺蹺板”的游戲,一邊是年輕人,一邊是老人。如果不延長退休年齡的話,要不意味著加重在職者的負擔,要不就是減少退休者的收入。這兩種都是大家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只能選擇提高退休年齡。
      有人就會主張退休年齡是應該保持現狀的,或者說是進一步提前,從短期來看,老年人不降低,年輕人不多負擔,問題是不大的。但從長遠來看,如果退休人口利益不下降,則在職一代必須多拿,否則制度就會崩潰,這意味著勞動力成本提高,資本將會代替勞動,從而進一步擠出勞動力需求。
      就業和退休年齡之間并不存在直接的關系,從來沒有理論和實踐證明,提前退休能夠促進就業,而且從長期來看,提前退休對勞動力的擠出效應大于擠入效應。
      國際上的經驗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上世紀70年代出現滯脹的時候,由于經濟不增長,失業增加,有政策鼓勵大家提前退休騰出崗位。但政策制定者很快發現,退休人口增加就意味著養老金增加,意味著對年輕人征收更多的稅,意味著就業崗位不會增加而是減少了。
      這也就是為什么最近十幾年延長退休年齡成為國際上社保改革開源節流的趨勢,他們發現老年人越來越多拿退休金,對就業的效果不明顯,甚至會有副作用,對勞動力擠出的效應大于擠入效應。
      是否會隨著壽命的延長提高退休年齡,和什么時候實施這是兩回事。提高退休年齡是一種制度安排,但實施需要考慮時間窗口。
      今年是一個例外,金融危機引起大量的農民工失業,事實上,如果除去這一年的話,中國南方已經出現了民工荒,求人倍率已經降到了1以下,而且全國都是這樣的情況。但經濟形勢不好往往也是一年或是幾個月的時間,只要經濟是在上升時期,就可以進行制度安排。
      幾乎所有支持提高退休年齡的人都主張漸進的改革,即每年只提高一點,十年或是二十年之后,達到提高到65歲的水平。由于每年只提高一點點,所以對于就業沖擊并不會很大。
      提高退休年齡肯定會遭遇一部分人的強烈反對,比如提高退休年齡是可以減輕年輕人負擔的,但卻遭到了年輕人的反對。所以政策制定者必須權衡要照顧一部分人的利益還是挽救一個制度。
      我認為是要挽救這個制度。社會保障制度改革就是切餅子,會有一部分人受損,一部分人受益。退休年齡對這個制度的存亡太關鍵了。
      所以,我也建議在社保保險法修改中加入退休年齡這一條,法律可以規定建議退休年齡會隨著人口壽命的增加作出調整。但還要規定調到65之后就不要再調。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養老保險 公司 品牌 獲獎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