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社保費率是否偏高引發熱議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2-19  瀏覽:77
    秉承“開門立法”的理念,全國人大常委會辦公廳于2008年12月28日全文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草案)》,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歷時一個半月,近7萬條意見反饋。社保費率偏高的問題在人們的熱議下再次浮出水面。 
      按照相關法律法規規定的社保費率上限計算,企業繳納的保險費將達到工資總額的28%,個人繳費也占到11%左右。而在實踐中,有的養老負擔沉重的企業,繳費率甚至高達30%以上。一些意見提出,在費率偏高、繳費基數核定不合理這兩大因素的作用下,職工和企業的負擔很重,一些收入較低者繳費后工資所剩無幾,影響了正常生活。
      在金融危機的大背景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在2008年12月22日出臺《關于采取積極措施減輕企業負擔穩定就業局勢的通知》,允許困難企業在一定期限內緩繳社會保險費,并階段性降低四項社會保險費率。但緩繳與降低費率仍是一時應急之策。
      專家指出,即使在全國社保基金已有一定結余的今天,社保費率下調空間仍然極其有限。社保費率直接影響社保待遇。在老齡化問題日趨嚴重的情況下,社保基金支付壓力較大。只有通過提高征繳率、擴大社保覆蓋面,并實現社保基金保值增值,才能在一定程度上緩和社保費率偏高的矛盾。
    社保費用高昂
      在意見征求過程中,有人算了一筆賬:某縣2008年12月執行的最低工資標準是530元,某職工月工資為530元,低于全省年平均工資21525元的60%。而按照相關規定,該職工的繳費基數仍按1076.25元(即21525÷12×60%)計算,各項社保費用合計118.61元,實際領取工資為411.39元,已經低于失業后應領取的救濟金450元。
      拿最低工資就業還不如失業領取救濟金收入多。此種由制度造就的尷尬局面使人不得不反思當前國民社保負擔是否過于沉重。
      按照1997年《國務院關于建立統一的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制度的決定》(下稱《建立養老保險制度決定》),企業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的比例,一般不得超過企業工資總額的20%,個人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的比例,1997年不得低于本人繳費工資的4%,1998年起每兩年提高1個百分點,最終達到本人繳費工資的8%。1998年《關于建立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制度的決定》規定了基本醫療保險費率,用人單位繳納率控制在職工工資總額的6%左右,職工繳費率一般為本人工資收入的2%左右。至于失業保險,則是用人單位繳納2%左右,職工個人繳納1%左右。
      此外,由企業單獨繳納的工傷保險,按三大行業類別分別控制在用人單位職工工資總額的0.5%、1.0%、2.0%左右;生育保險則控制在職工工資總額的0.6%-0.8%之間。
      如此計算,用人單位繳納的各項費用上限將達28%左右,個人繳納11%左右。
      中國政法大學法與經濟研究中心的胡繼曄博士告訴《財經》記者,就世界范圍來看,中國僅基本養老保險一項所繳納的28%(用人單位繳納20%,職工個人繳納8%)的費率就已偏高。而如美國,其基本養老保險費率不過12.4%,歐洲的一些國家盡管費率較高,但他們享受的社保待遇也普遍較中國優厚。
      高費率之外,是不盡合理的繳費基數核定方式。一些地方規定,本人月平均工資低于當地職工月平均工資60%的,按當地職工月平均工資的60%作為繳費基數。本人月平均工資高于當地職工月平均工資300%的,按當地職工月平均工資的300%作為繳費基數。
      低收入要按高基數繳費,不少意見質疑此類規定的合理性。還有的意見提出,當地平均工資的統計和計算不透明,普遍偏高,因而建議繳費基數以勞動者實際收入為準,與當地平均工資脫鉤。
      在費率偏高、繳費基數核定不合理這兩大因素的作用下,用人單位與職工感到負擔沉重。
      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早期抽樣調查表明,1998年全國制造業企業繳納的社會保險費相當于人均工資總額的27.4%,占其人工成本的17.4%,而人工成本總額相當于成本費用總額的12.9%。也就是說,企業參加社會保險將增加其總成本約2.24個百分點。而近年來各地的統計數據顯示,該比例變化幅度并不大。大多中小企業依舊背負較重的社保負擔,尤其在《勞動合同法》的敦促下,以低成本創造生存空間的小企業寧可不招人,以降低人工成本。
      對職工而言,企業支付給員工的薪酬與保險實際上是一項整體成本,如果社會保險部分占的比例高,那么當期薪酬部分所占比例就會趨低。部分意見反饋,一些社會低收入者每月1千元,還要繳納三四百元社會保險費,根本繳不起。很多下崗職工生活都有困難,無力繳納個人部分和企業部分的社會保險費。還有一些自由從業者亦無力承擔社會保險費。因而,建議適當降低社會保險費,或者在繳納養老保險、醫療保險費時,給予減免或者減少。
    調低費率空間狹小
      根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公布的《2007年全國社會保險情況》,中國2007年年末各項社會保險基金結存金額達10971億元。
      而這并不意味著社保費率有著充足的下調空間。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教授、中國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褚福靈告訴《財經》記者,因為社保基金制度設計的復雜性,此部分結余包括一次性繳納的費用,如地方征地即需為農民繳足15年社保費用。此外,還必須預留一定的機動資金應對偶發事件,如今年為應對金融危機出臺的暫時性少繳、緩繳的政策即需這筆資金的支持。
      在社保資金“以收定支”的原則下,社保費率與社保待遇直接相關。“確定社保費率,不僅要考慮企業和個人的承受能力,當地的經濟發展水平、工資收入水平,更要考慮保障基本生活的需求標準。”褚福靈對此解釋道,“如果一味降低費率,導致保險費用發放困難,則將產生嚴重的社會問題。”
      在胡繼曄看來,在中國未富先老的格局下,制度贍養率較高,隨著老齡化問題的越發突出,制度內所需供養人口增多,若要保持養老金替代率不變,不得不維持較高的費率。而另一方面,社保費用征繳率低,尤其是在前幾年逃繳情況嚴重,加之職工工資外收入不進入繳費基數,基金總額受到影響,為避免“入不敷出”,維持乃至提高社保費率成為不得已的選擇。
      而具體的費率在各地情況不一,國家難以對此做出硬性的統一規定。褚福靈以基本養老保險費率為例,在南方某些城市,企業繳納的費率只有10%,而在東北,因為養老負擔重,則可能超過20%。費率的確定需要各地根據自身的實際情況進行平衡。對贍養負擔輕的年輕城市,社保費率自然較低。因而,在褚福靈看來,當前要做的不是籠統的對費率進行統一下調,而是在科學核算統計的基礎上建立合理的制度,使得社保費率能夠在一定范圍內浮動,適應時代需要。
      胡繼曄則表示,要想緩解社保基金的支付壓力,但在費率上做文章自不是解決之道。在他看來,合理的費率在15、16%左右。而要實現費率的下調,必須滿足兩大條件:一是將社保基金投資運營,實現社保基金的保值增值;其次,則是保證90%以上的征繳率。此外,褚福靈還認為,擴大社會保險規模,提高整體效應以降低個人負擔,也是一條重要的解決途徑。
      來自北京海淀區的朱文平在他寄往人大的《關于降低社會保險繳費費率的立法建議》中總結道:中國逐漸迎來了老年社會,將來大部分的人口也將都居住在城鎮,社會保險問題如果得不到很好的解決,將會是中國社會穩定的重大隱患。我們一定要高度重視進而解決這個重要問題,而《社會保險法》的適時制定已是個好的開始.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社保 培訓體系 職場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