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18名空姐討要飛行權 新華航空被指變相裁員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3-23  瀏覽:73

    身穿制服的空姐作為原告出庭
       2月17日上午,空姐李樂出現在順義法院。像執行飛行任務一樣,她胸前戴著乘務員的工作證,身穿制服,手拉滑桿箱,只是箱子里裝的是訴訟材料。包括18名空姐在內的21名乘務員,認為公司培訓待崗實為變相裁員,將新華航空訴至法院。
      乘務員索賠百萬
        2月17日上午8點10分,21名乘務員作為原告出庭,其中空姐18名。李樂說:“我停飛3個月了,今天特意嚴肅地穿上制服,或許以后沒機會穿了。”
        乘務員吳寧說:“公司無故認定我們是不合格人員,安排我們脫產培訓,并希望我們轉崗,到現在仍不安排飛行任務。”21名乘務員認為,公司讓合格的乘務員脫離正常的工作崗位,擅自剝奪了他們的勞動權利,是違反勞動法的行為,因此起訴要求復飛,并索賠百萬余元。
        8點半,法庭準時開庭,庭審持續了一天。新華航空的代理人辯稱,“公司享有安排工作的自主權,有飛行資格的乘務員是否執行飛行任務及怎樣執行飛行任務,由公司根據需要安排。受全球北京及燃油的影響,公司對飛行計劃有所調整”。代理人解釋,從去年9月起,部分乘務員因參加公司培訓,沒有飛行任務,但不表明取消了飛行資格。因此,對方的訴訟請求無法成立。
        新華航空公司不同意補發工資,“乘務員工資的一大比例是飛行小時費,沒有執行飛行任務,不需要支付這部分工資”。
     停飛待崗月薪千元
        李樂做空姐近5年了,參加培訓前是實習乘務長,下個晉級目標是乘務長。去年9月,她收到公司的電話通知,內容是“前期國際乘務員考核不合格”。不久,她又接到北京通知,“根據公司要求參加培訓,培訓時間近一個月”。與她情況類似的共有77人。
        李樂很疑惑,“我的業務技能沒問題,在去年1月至8月份的績效考核中,我的排名在前一百位,怎么這個月就通知我不合格,有的人排名在后都沒有被通知參加培訓”。她說,北京乘務隊有800人左右,公司以績效對乘務員進行考核,10%排名靠后的有不再續簽合同的危險。“我不屬于此列啊”,說著,她拿出從公司內網上打印的績效排名。
        李樂按要求參加了培訓,培訓內容令她疑惑,“與技能無關,主要是企業文化等”。最后一天參加考核,李樂發現,試卷上寫著不合格人員考核。“憑什么說我們是不合格人員”,因此大部分人罷考。
        李樂說,隨后一部分人轉崗。起訴的21人不同意轉崗,“我們是技能良好的乘務員,要求復飛”。有飛行任務時,他們的月薪平均8000元以上。現在待崗,每周兩次必須去公司簽到,每個月發800元或1000元。
        李樂說,在被通知培訓時,民航總局為他們頒發的《民航空勤登機證》和《空艙乘務員訓練合格證》都被公司收走。“這些證件需要每年審核一次,否則取消飛行資格。因公司不安排審核,目前我們喪失了飛行資格”。
        公司被指變相裁員
        李樂等人向公司反映沒有結果,便申請勞動仲裁。今年2月,仲裁委在裁決中稱,新華航空根據自己的運營情況,享有自主權利,仲裁委不宜干涉。乘務員沒有進一步提供證據,證明公司已取消其飛行資格和未履行勞動合同,因此要求恢復正常飛行和補發工資不予支持。
        21名乘務員不服裁決起訴到法院。“即便敗訴,也要搞清楚哪里不合格”。這21人中,績效排名最好的在第30名。對此質疑,庭審中新華航空說“與本案無關”。對乘務員打印的績效考核,航空公司代理人說,“打印件無法認可真實性”。
        航空公司當庭對8名原告的訴求有異議,“已經有7個人的勞動合同到期,公司不再續簽。另外一人已經離職,與公司解除了勞動合同”。據了解,有兩人的勞動合同到期日是2月16日。
        2月17日下午,乘務員的代理人在答辯時說:“航空公司對乘務員由脫產培訓到待崗的事實已經很明顯,是在變相裁員。原告中很多人是乘務長或者見習乘務長,薪酬豐厚。航空公司的目的是裁掉這些人,再雇用新員工,降低用人成本。”
        對此,航空公司稱:“公司與勞動合同沒到期的乘務員,勞動關系仍然存續,并沒有與他們解除勞動合同。”
        特寫
        “待定”的空姐
        法庭上,張靈拿出剛得到的獲獎證書——環球小姐比賽最佳形象獎,以證明自己的綜合素質優秀。
        今年21歲的張靈,2007年北京畢業,參加了總公司舉行的招聘,經過長達2個月5輪的選拔和復試,她成為一名空姐。“我現在還記得,對方說歡迎加入”。去年1月,她和航空公司簽訂了為期3年的勞動合同。“飛行8個月后停飛了”。張靈說,以前家人打她的電話,總是因在北京上打不通,現在一打就通,“我總是騙他們,說經濟不景氣,飛行時間少”。
        有13年空乘經驗的王慧,也在“不合格人員”之列。王慧說,從實習生到見習乘務員、普通乘務員、見習乘務長、乘務長,她在公司工作了13年,每一次的晉升隨之帶動的是薪酬的上揚,“現在月薪1萬多,剛開始才1000左右,把自己的青春都奉獻了”。最后一次續簽合同,她與公司簽訂的是無固定期限合同,但是她不知道還能在公司待多久。“未來做什么,也沒有想好”。
        21人中李越已與公司解除了勞動合同,她2月17日因故未到庭。她的同伴說,“她才飛了3個月就停飛了,而她此前為做空姐付出的培訓費就近2萬元”。 (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記者 王麗娜)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東方飛行 有限公司 教師節 座談會 裁員 培訓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