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東莞用工現狀最新調查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2-13  瀏覽:173
    “問題與機遇是一把雙刃劍”          ■整個珠三角需求與供給的比例為0.8∶1,就是說有20%的人找不到工作。          ■東莞今年對125家企業進行調查,農民工回流人數為81%,但數字每天發生著變化。          ■年輕工人就像是“草莓族”,花很多錢培養,生怕他被蟲咬、太陽曬,但抗壓性又不強,一不注意就爛掉了。          ■無論返鄉還是滯留城市,都會產生不安定因素,需要引起高度關注。          “招工難和就業難并存”          2009年,在城市與鄉村之間,農民工流動形成的巨大潮汐,第一次只有潮落而未見下一波潮漲。          受金融危機影響以及對自身就業前景的擔憂,2009年1月上旬開始,東莞已有三到四成農民工提前返鄉。廣東省勞動保障廳預計,今年第一季度全省人力資源市場需求約190萬人次,而入粵農民工將達到200萬左右,大部分是沒有一技之長的、缺乏競爭力的普通勞動者。          廣州市人力資源管理學會會長邢詒波對人力資源市場調查發現,現在整個珠三角需求與供給的比例為0.8∶1,就是說有20%的人找不到工作。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普通工人和大中專院校學生同時來應聘,兩股人流形成就業高潮的碰撞,造成了就業壓力空前加大。          但與此同時,仍有很多單位存在用工缺口,2月11日上午10點,吳少滿趕到了東莞市智通人才市場,這位東莞一家鞋廠人力資源經理,準備招十名技術工人,結果未遂。并不是所有工人都迫于經濟危機而失業。東莞一家紙箱制造有限公司的部門經理郭小姐也無奈地表示,去年開始,普通工人流動性最大,因為他們的報酬不高,所以最不安于現狀。“我想并不僅是工資問題,跟產業結構有關。”東莞宇航玩具廠副總經理郭晃豪說,東莞傳統產業居多,誰都會選擇環境、福利好的企業,“去年底到現在,宇航玩具廠就是提高工資也吸引不到技術工人。”“這會是一種趨勢。”郭晃豪比喻現在的年輕工人就像是“草莓族”,花很多錢培養,生怕他被蟲咬、太陽曬,他的抗壓性又不強,一不注意就爛掉了。“農民工就業問題,實際上也是一個雙向選擇問題。”東莞勞動就業科李啟云科長說,素質高、有本領、懂技術的民工哪里都短缺;而普通工人則是另當別論。          東莞今年對125家企業進行調查,農民工回流人數為81%,但數字每天發生著變化,“一方面逼著企業提高工資、工作環境、生活條件,另一方面農民工的素質也需要整體提高。”東莞勞動就業服務管理中心主任蕭欣欣說。          農民工需要心理調整                   歷史上每次大的危機都是引發特定群體權益保障受到重視的良好機遇。中山大學郭巍青教授認為“問題與機遇是一把雙刃劍”。          “勞動密集型企業,總有一天會走到盡頭,東莞市要轉移低素質人口的決策,人口的積累效應并不能改變產業升級的命運。”          企業不要裁員太多,更重要的是提高兩種就業人員的觀念,普通工人工資降了,但自我期望和要求太高。“年輕的農民工本身的工作取向已經變化了,他們不想只是在酒樓端盤子,但是又缺乏技能,就這樣夾在中間,很快就把年齡給耽誤了。”          郭巍青教授主張,為一些年輕農民工做培訓項目,直接由財政來出,“由于熟練的工人被長三角競爭去了,廣東要考慮短期的培訓。”          “在勞動力輸出地對農民工進行培訓,難度會小一些,而且操作性更強。”蕭欣欣希望加強省際勞務合作,定期把用工信息發到勞務輸出省,引導農民有序流動。          東莞市勞動局勞動培訓科科長葉沃波給記者遞過一張培訓工種及課時表,為做好農民工培訓,上面有服裝縫紉、保健按摩師等16個工種和培訓課時。“去年東莞培訓了8萬人左右,有條件的企業自己搞,還有培訓機構的培訓。”“我們不能鉆牛角尖。應先找一個工資低的單位,然后再謀求一個更高的職位,農民工 800-1000元的價位也應該去做。很大程度上年輕人心態要調整。”葉說。          “政府要給他們往前走的通道”          東莞抑或是廣州,無論是企業的招聘規模還是招聘力度都不如往年。“政府很重視就業,加大了資金的投入,提供了環境,開一千多場招聘會,招聘會也是應急性的。”郭巍青認為,從政府角度,在可能條件下為企業減負,應該支持。“充分看到中小企業消化農民工起到很大作用,能提供更多的工作崗位。”          日前,廣東省勞動保障廳、省財政廳、省地稅局聯合下發《關于發揮社會保險功能扶持企業發展積極應對國際金融危機有關問題的通知》,該《通知》是階段性降低四項社會保險費率,期限為2009年1月-12月,總體上受惠職工將達190萬人,意味著將穩住了這190萬個就業崗位。“緊急時刻,政府還可以提供公共性的工程,創造工作崗位,吸納農民工。”郭巍青說,另外,鼓勵勞動者自謀職業、自主創業,“不怕慢,只要方向不錯。”政府認真做一些工作,給他們一個往前走的通道和空間,既是給企業,也是給農民工。          如是,才可以緩解就業壓力必然帶來的治安壓力,這已經不僅是東莞的課題。“由此可能引發的社會不安定將真正考驗政府的治理能力。”作為研究公共政策的學者,中山大學郭巍青教授強調。          年輕農民工是占有相當比例的群體,這些農民工大多是“放下書包進工廠”,并無農業生產經驗,他們也沒有完全融入城市,而現在的鄉村,又是一個難以回頭的地方。他們無論返鄉還是滯留城市,都會產生不安定因素,需要引起高度關注。          郭巍青教授認為,農村不再是個勞動力的臨時“蓄水池”,大多數農民工已經不能把農村作為退路了,而過去的政策思路并沒有未雨綢繆,為農民工在城市就業和生活做足準備。“政府可以學習國外,將提供工作和培訓捆在一起,吸納一些福利性質的組織參加。政府、協會、商會要圍繞這個問題想辦法。”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東莞 總工會 建成 職工 培訓基地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