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一邊欠薪一邊招人 廣州14名白領舉牌討薪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2-19  瀏覽:99

    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30多員工訴被欠薪30多萬元
        我覺得很慚愧,好歹也是白領啊--員工陳先生。2008年12月17日,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14名員工在省煙草公司門前討薪。
        深讀指引
        金融風暴不僅使眾多白領失業,而且也使白領和農民工一起,頻繁出現在示威討薪之列。但目前打擊欠薪重點仍僅限于農民工,白領工資高、極少采用極端行為,討薪難度更大,勞監部門提醒白領應及時、主動報告欠薪情況,專家也建議應通過銀行、法院建立起有效的工資支付監控機制。  
        臨近春節,原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中高星公司)的30多名員工還在等待公司支付欠薪。2008年12月,華中高星公司多名已離職員工對新快報記者稱,公司原有員工50多人,但至少30名員工的工資被拖欠,一名工程師被拖欠12萬余元,普通技術員工被欠數額為3000元至8000元不等,一位原部門經理稱華中高星公司從2007年初就拖欠自己的工資。
        有員工估算華中高星公司全部欠薪金額在30萬元以上,至少6人被拖欠工資超過1萬元,包括基本工資、雙薪工資、交通補助、報銷等款項。華中高星公司現有員工10多人,一位在職員工反映她的工資也是推遲3個月才發。
        公司曾定2008年底前付清欠薪
        12月17日下午2時許,已辭職的14名員工來到華中高星公司股東之一的廣東省煙草公司門口,再次舉起了“李方青還薪”的標語。一位員工介紹說,李方青原是華中高星公司的法人代表,所以來他的公司前找他。省煙草公司保安稱,“這已經是他們第3次來煙草公司上訪了”。
        公司原技術部經理陳先生手上持有一張《廣州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對賬通知單》,上面蓋有華中高星公司的紅色印章。新快報記者看到:
        “根據財務清查你與公司往來賬務,截至2008年3月31日止,公司尚欠你各類款項合計總金額為人民幣29037.5元整(另:你尚欠公司借款6780元整),現商定于2008年底前公司將統一有計劃、按比例付清此筆款項”,落款日期為2008年4月21日。
        陳先生介紹說,被拖欠的主要是2007年的現金工資和2008年1月、2月的全部工資和福利補貼,2007年他的月平均工資是6000多元,超過5000元部分,都以現金發放。但公司當時說沒錢,現金部分一直被拖欠,作為中層領導,覺得應該與公司共渡難關。沒想到2008年1月和2月的全部工資被拖欠,每個月7000多元。他還稱,其他員工大多數是這兩個月工資被拖欠。
        2008年11月,陳先生在QQ上成立了討薪群,共有15位華中高星公司同事加入,“基本都是技術部的,現在都已經辭職了,大家都要追欠薪,有個群方便互通消息”。陳先生根據討薪群里的員工情況粗略計算,15人被欠款金額達10萬余元。

    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員工出示的對賬通知單,上面顯示欠薪數額,蓋有公司公章。
        總經理
        資金周轉困難 工資要慢慢還
        記者撥通華中高星公司總經理李金圣的電話,一位自稱李金圣的男子說:“我剛上任不久,知道一部分員工的工資沒有發,公司現在出現資金周轉問題,員工的工資要分批慢慢地還。”他還稱,員工的欠薪數額以《廣州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對賬通知單》寫明的為準。
        華中高星公司是一家從事計算機應用軟件的開發、信息系統集成、信息工程監理以及智能化工程等為主的高新技術企業,公司成立于2000年3月,工商登記地址位于天河軟件園內。
        廣東省煙草公司投資管理處鄭科長介紹,華中高星公司的投資方包括廣東省煙草公司、廣東省中煙工業公司、廣東艾斯比(音)煙草公司和一個個人股,但華中高星公司是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股份制企業。
        華中高星公司的招聘網頁上介紹,華中高星公司是廣州市軟件企業協會理事單位、廣州市的“雙軟”認證企業。在廣東省信息廳主辦的“雙軟認定”網站上,記者查詢到該公司認證號,“雙軟認定”是指軟件企業和軟件產品認定,通過國家軟件企業認定的企業能夠享有免稅、重點扶持等優惠措施。廣州市軟件行業協會負責人稱,“雙軟認證”的條件并不包括企業是否拖欠員工工資。
        12月18日,新快報記者根據員工提供的地址,來到華中高星公司的辦公地點——華泰賓館16樓,辦公室門口沒有掛公司標牌,前臺沒有文員接待,辦公室里20多張電腦桌只有靠窗一側坐了3個人,其他的辦公桌上,電腦孤零零地放著,滿桌灰塵,辦公室沒有開燈,一片冷清。
        一位自稱總經理助理的李小姐介紹,2007年華中高星公司有員工50多人,2008年上半年,30多人陸續辭職,辭職的時候公司都給他們出具了對賬通知單,并承諾有錢了就歸還員工的欠薪。現在公司仍在運營,還剩10多名員工,公司每月進賬2萬-3萬元,用來支付技術人員的工資,行政人員的工資都是推遲3個月再發。李小姐稱現在自己也幾個月沒有拿到工資了。
        李小姐稱,因為付不起房租,華中高星公司于2008年1月搬離天河軟件園,遷至越秀區華泰賓館16樓,借用股東艾斯比公司(音)的辦公場地。
        員工
        要求查看公司資產審核清單
        “我們想知道公司真正的財務狀況,如果公司真的沒錢,我們也能理解”,員工譚先生稱,他從公司一位在職部門經理處得知,公司前兩個月進行股權轉讓,請了第三方做公司資產審核。2008年12月17日,員工代表向李金圣經理提出查看公司資產審核清單,但代表陳先生稱,這個要求最終被李金圣經理拒絕了。
        記者就此致電華中高星公司李經理,他在電話中沒有解釋拒絕的原因,但稱公司目前有一部分項目在開展,公司要繼續掙錢,然后才能支付拖欠的工資。已經辭職的員工質疑公司的還款誠意,陳先生介紹說,12月17日,華中高星公司經理李金圣曾和部分員工商量,將對賬通知單上的欠款金額打五折支付員工,但被員工拒絕了。
        今年1月7日,一位袁姓員工告知記者,他從公司領到了3100多元,此時他已從公司辭職11個月,“雖然這只是工資的70%,但拖了一年的郁悶事終于在2009年有了進展,另30%欠款公司承諾春節后支付”,據他所知,這次只有多次到省煙草公司上訪的11名員工拿到錢了。

    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現辦公室門前沒有標牌,前臺文員也早已辭職。
        3員工打贏官司僅1人拿回欠薪
        梁先生原是華中高星公司市場部的員工,2008年7月24日,他把公司告上了法庭。
        梁先生回憶說,2008年4月,他曾向天河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申請仲裁,三個月內他去過勞動局兩次,"勞動局勞動仲裁的負責人回復說,聯系過華中高星公司,經理態度很強硬,表示要錢沒有",并建議他通過訴訟解決。
        2008年9月18日,天河區人民法院判決"被告廣州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5日內支付原告梁先生工資等款項共8905.5元"。
        昨天,梁先生告訴新快報記者,"仍然沒有拿到錢,公司原來使用的賬號一直沒有錢,聽說1月7日公司發放部分員工工資,但經理說我經過訴訟,不在這批還款范圍"。
        2008年6月,比梁先生早一步起訴的公司高管通過申請財產保全的方法從公司賬號中拿到了被拖欠工資。
        代理律師溫小兵介紹說,這名高管在2007年末離職時,還有6萬多元工資未拿到,公司書面承諾分2008年初和4月兩次還清,但直到6月,公司也沒有兌現還款承諾。
        在天河區人民法院宣判前,代理律師建議高管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通過法院凍結公司的賬號。
        代理律師溫小兵稱,采取此舉是為避免贏了官司卻拿不到錢,一些用人單位或者無良老板為了逃避支付拖欠的勞動報酬,在訴訟前或者訴訟中轉移、隱匿自有資產,導致勞動者贏了官司,卻拿不到報酬。
        溫小兵介紹,自2008年6月,他陸續接到11人的委托,均是訴華中高星公司追索勞動報酬糾紛,其中一位工程師被欠工資等款項12萬余元,一位員工因為時間漫長、執行難放棄了起訴。已經審理完的三起案件,法院均判決員工贏,但除了第一位采取強制執行的高管,其他贏了官司的員工,卻因為公司賬號沒錢,沒有申請強制執行。據他所知至今這些員工也沒有拿到被拖欠的工資。
        一位至今在公司供職的部門經理透露:"公司現在資金往來多用現金,或者用股東公司的賬號轉賬,不往原賬號匯款已經是公司公開的秘密。"一位于2008年5月下旬辭職的員工證實,"2008年4月和5月的工資,都不是原來那個賬號發的了"。一位被公司授權投標的項目經理稱,有項目結算匯款時,通常提供股東公司艾斯比(音)的賬號給對方,和公司有業務往來的,我們都告訴對方不要往原來的賬號匯款。
        2008年12月18日,華中高星公司的李小姐透露:"法院也叫我們去協商,但公司沒錢誰也沒有辦法,法院說讓我們制訂出一個還款計劃,比如在一兩年內還款。"
        一邊欠薪一邊招人
        2008年12月18日,記者在華中高星公司門口,看見一個寫著"應聘請往里走"的牌子,自稱總經理助理的李小姐說"這是在招前臺的文員,現在已經不招了",但記者在智聯人才招聘網、高八斗等招聘網站查詢看到,從2008年11月至今,名為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的企業在陸續招聘監理工程師、項目總監、開發實施工程師、弱電安防系統工程師等近10個崗位的員工。發布時間為2008年11月18日,截止時間為2009年2月16日。網站顯示的公司簡介與本文提及的華中高星公司網上簡介一致,投資方、成立時間和主營業務完全吻合。
        記者就此致電公司經理李金圣,提出"邊欠薪邊招工"的質疑,自稱李金圣的男子反問:"你是希望看見公司倒閉,還是希望我賺錢后再來支付拖欠的員工工資?"
        天河區勞動監察科丁焱科長稱,雖然沒有法律限制欠薪企業是否可以招工,但是進入這類企業的勞動者風險很大。
        廣州市人力資源服務市場張寶穎主任回憶,2005年時,曾嘗試過對欠薪的企業,不允許在公益性招工機構入場招工,勞監部門把查處過的企業名單提供給人力資源服務市場,列入名單的企業將被禁止進入人才市場及分市場招工。當時考慮就是企業如果欠薪,再招工勞動者的權益沒有辦法保障,但欠薪公司如果在網絡上進行招聘,沒有部門可以監控它,只能靠勞動者自己在求職的時候提高警惕。
    金融風暴致白領欠薪糾紛頻現
        白領報料稱遭遇欠薪并非僅華中高星科技有限公司一家,自2008年11月以來,記者陸續接到科技信息公司、網絡公司的員工投訴,稱自己和同事沒有按時拿到工資。      11月19日,位于天河北軟件信息廣場的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員工潘先生介紹,公司多名員工都沒有拿到2008年7月中旬至9月的工資。12月7日,某商業網的徐小姐等14名員工再次和公司總部聯系,希望討回拖欠的薪水,他們所在的廣州分公司已于9月中旬倒閉,但徐小姐和同事稱自己仍沒有拿到2008年8月至9月中旬的工資,她估計14人的工資共有10萬元左右。
        臨近年底,討薪的字眼屢屢見諸報端,2008年,金融風暴不同程度地波及到高科技公司,寫字樓里的一些白領開始和農民工一起,走進討薪的行列。相比政府部門對勞動密集型企業尤其是建筑行業的監管和對農民工工資支付采取的多種保障措施,遭遇欠薪的白領認為自己處于更弱勢的地位。如何在經濟環境特殊時期保障白領的權益,成為白領和勞動監察部門不得不思考的問題。
        轉賬發工資查不到記錄
        天河區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勞動監察科丁焱科長介紹,現有的“廣州市天河區勞動工資監控網絡系統”是通過人員去公司檢查,然后將信息輸入電子網絡實現的。天河軟件園勞動監察中隊姚隊員曾親自走訪園內企業,他介紹說,“有的企業連花名冊都沒有,天河軟件園企業多是高科技企業,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支付工資,我們到企業檢查也查不到轉賬記錄,看不出是否發放工資,有些企業工資不完全發放,我們即使看工資發放記錄,也顯示不出工資是否足額發放”。丁科長介紹,受金融風暴影響,現在確實有很多高新企業經濟存在困難,為了防止老板逃匿后發生欠薪行為,天河區勞動監察中隊和一些辦公樓的物業合作,只要企業一轉移辦公設備,就向勞動監察中隊報告。
        查欠薪重點在農民工
        2008年12月23日,記者來到天河軟件園,在軟件園勞動監察中隊的辦公桌上,放著一份2008年年底開展針對農民工欠薪情況的專項調查,記者觀察到,調查方案主要針對勞動密集型企業。
        勞動監察中隊姚隊員稱,天河軟件園勞動密集型企業寥寥無幾,絕大部分是高科技企業,但目前沒有針對這類企業的年底工資支付情況的專項普查。
        市勞動部門的相關負責人介紹,因拖欠工資引發的30人以上的勞資糾紛有38%發生在建筑行業。勞動保障部門也將清欠重拳打向建筑行業,但沒有專門針對白領的清欠和檢查行動。
        市勞動監察支隊張姓工作人員在電話中告訴記者,由于勞監部門人力有限,現在對年底欠薪的關注重點是農民工被欠薪,白領被欠薪到勞監部門來報告,勞動監察就會去處理,但對白領工資支付事先的有效監控,難度還比較大。
        白領應主動向勞監部門報告欠薪
        2009年年初,經歷了大半年奔波卻討薪未果的華中高星公司白領梁先生說,“IT業拖欠一兩個月工資很普遍,我們也沒有在意,有些公司是做完一個項目才有錢發,我們從沒想過報告勞動監察部門”。天河區勞動監察科丁科長呼吁白領主動和勞監部門合作,“有員工主動報告工資沒有及時發放,我們的勞動監控協管員就會重點關注這個企業,一直跟住,一旦企業經營出現異常,我們會和公安、片警聯合行動,要求企業向員工承諾發放工資”。
        丁科長介紹說,高科技企業通常租用辦公室,固定資產一般只有一些電腦和辦公桌,而白領通常工資較高,如果不是事先監控發現,事后討要工資的難度和成本都比較大。
        專家視點
        與銀行、法院合作監控工資支付
        勞動監察部門原來監控的易發生風險的行業,通常是工資比較低、勞動密集型的行業,在現在金融風暴這樣一個特定的環境中,應將此次經濟受影響嚴重的行業,比如高科技企業等納入重點監控。
        白領的工資支付一般通過銀行轉賬,勞動監察部門可以通過和銀行、法院合作,建立起針對白領的可行的監控手段,還可以增加對白領的宣傳口徑或途徑,告知他們可以通過投訴來主動及時反映工資被拖欠的情況,或者勞監部門從企業拖欠白領工資的現象中發現普遍的問題,總結基本的規律,創建出一套有效的監控手段。
        一旦被欠薪要及時通知勞監部門
        在遭遇拖欠工資時,白領因為人員分散,不會像大型工廠的工人一樣做出一些攔堵交通等群體性事件,也由于白領文化素質和法律意識比較高,很少選擇爬塔、跳橋等方式吸引媒體、政府的注意,所以真正采取極端行動討薪的白領是極少的,大多數白領選擇漫長的勞動仲裁或者吞下苦果。
        所以白領要自己起主導作用,提高覺醒意識,聯合本公司的同事配合勞動監察部門。經濟形勢不好的情況下,白領要有警覺心理,注意觀察老板是否有拖欠工資甚至逃跑的跡象,一旦發現或者被拖欠工資,要及時通知勞動監察部門解決。
        員工討薪已經經過法院判決的一定要在半個月的有效期內申請強制執行,法院可以到銀行查詢公司的賬號,員工自己也可以查詢企業的資金狀況提供給法院。(記者陳顯玲 何姍)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欠薪 招人 白領 舉牌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