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6i8ms"><optgroup id="6i8ms"></optgroup></source>
  • 你的位置: 首頁 > 培訓資訊首頁 > 文章詳情

    東莞:制造業的萎縮已傳導至服務業 約四成外來工提前返鄉

    作者: 佚名  上傳時間:2009-02-09  瀏覽:127
    《財經》記者自東莞企業界、村鎮出租屋及勞動力中介機構所獲信息顯示,目前已有約四成外來務工者提前返鄉。    根據東莞市政府官方網站的信息,東莞現有外來工約700萬人,以此計算,目前應有250萬至300萬外來工已離開東莞。    據悉,往年外來工都在年二十(即春節前十天)后集體返鄉,回家過年。受內外部環境影響,珠三角地區的制造業去年下半年來訂單銳減,部分外來工因被裁員、放假或主動辭職,從去年10月份起就提前踏上返鄉路。這在素有“世界制造業中心”之稱的東莞尤為典型。    目前勞動部門尚無法提供外來工返鄉及失業的數據。東莞市勞動局副局長黃慧屏告訴《財經》記者,企業暫時歇業或讓員工提前放假,無須向勞動部門報告,因此提前返鄉者人數難以被統計;由于國家目前尚未定義哪些情況算“農民工失業”,勞動部門在統計失業情況時仍只能著眼于本地城鎮戶籍人口,未計入外來工。    “我們每年都會統計企業的用工需求量,從中看變化,但這個數據要春節后才能呈現出來。”黃慧屏說。        農民工返鄉分三種類型    《財經》記者分別于2008年12月中旬及1月上旬兩次到訪東莞,短短20天的時間內,東莞街頭的人流量已明顯呈現減少趨勢。眼中所見,的士空載率偏高,街頭鮮見顧客盈門的店面及餐廳。晚上8點之后,非鬧市區普遍人影稀疏。    “臨近過年了,走的人一天多過一天。”寮步鎮牛山村委會一位60多歲的老人告訴《財經》記者,該村共有三家規模較大的家具廠,另有電子、鞋業等各類廠家若干。其中一家具廠于2008年3月倒閉,千余工人頓時失業;另兩家廠則勉強維生。下半年以來,村里的各類工廠均不景氣,不時有小廠倒閉或歇業的消息傳出。“村里的房子年初還有八九成的出租率,到年底就只剩下四五成了。”    在東莞市厚街、石碣、虎門、東坑等鎮的部分村莊,村民普遍反應出租屋收入銳減。厚街鎮赤嶺村一村民稱,其十間出租屋半年前全部住滿,而目前有八間正在招租。    “12月初的時候可能走的人(指外來工)有30%,到1月份應該有40%。”石碣鎮一位不愿具名的村干部告訴《財經》記者。這一估算在東莞受到普遍認同。    這些村鎮中的一些鞋廠、食品廠、紙板廠及電子廠,由于訂單減少已陸續以不同的形式遣散了比例為10%至90%不等的員工。一些小廠僅留下部分骨干,以備“冬眠”時的不時之需。    深圳全順人力資源開發公司專為深圳、東莞、佛山及福建等地20余家企業提供勞務派遣服務。該公司總經理張全收告訴《財經》記者,他所服務的均為勞動密集型加工企業,涉及玩具、鞋、紙品、電子等幾個行業。    “上個月倒了一家文具廠,剩下的沒有一家日子好過,都在減人手。” 張全收介紹,其所在公司2008年年初曾為這些企業輸送了1.8萬名河南籍工人,現在只剩下不到4000人。“10月份開始有些公司就放假了——都是因為沒訂單,不需要那么多人了。”他預計今年上半年的情況會更差,“去年一個老客戶要了1700人,今年看我面子好說歹說才肯收300人。”    據了解,提前返鄉的外來工有三種情況:    其一是因企業倒閉后失業而返鄉。由于官方提供的數據可信度不高,而民間則缺乏有效方式作統計,目前外界無從準確知曉東莞制造業到底有多少已倒閉,但當地人士估計應在5000家左右。這些企業有些是老板看空后勢,主動結業;有些則是先天不足,無法抵御包括訂單銳減、新勞動合同法等沖擊,被市場擊垮。    第二種情況是被企業以裁員、提前放假等方式遣散。“裁員是最笨的一種方式。”東莞明冠律師事務所律師孫智全是當地20余家企業的法律顧問,他告訴《財經》記者,由于對被裁員工補償費用高昂,東莞企業更常采用的辦法是提前放假、不再續簽合同或將工資大幅降低,使得工人自動辭職。    第三種情況即是工人因工資及福利待遇走低,兼因年關將至,自動辭職回家。去年下半年以來,東莞市半數以上的外來工罕見地享受到了雙休及一天八小時的工作制。但代價是只能領取當地最低工資770元/月。    根據中山大學劉林平教授課題組2008年7月份對2400余位外來工的一份抽樣調查,當時珠三角外來工的平均月薪為1600元,但這筆錢主要來自加班工資。調查顯示,受訪者平均每周工作6.2天,每天加班3.1小時。    東莞市勞動局副局長黃慧屏表示,另一個可計算企業用工量變化情況的公式是,企業訂單每減少10%,則用工量減少5%。        年后情況或將更加嚴峻    東莞市共有企業數量2萬余家,其中外資企業1.5萬家以上,當中又以港臺企業為主。據東莞市臺商協會副秘書長樓達人介紹,許多臺商在2009年拿到的訂單不及去年的40%,“而根據學者的預測,金融危機對亞洲的影響才剛剛開始”。    據悉,在東莞的6000家臺資企業中,七成為電子業,相對家具、鞋業等抗風險力略強。來自香港工業總會的消息則更令人悲觀。該協會主席陳鎮仁此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稱,香港在珠三角地區的約7萬家企業,目前有三成完全沒有接到訂單,其余相當部分的企業則訂單不同程度地減少。    制造業業務的萎縮已逐漸傳導至當地的服務業。《財經》記者在東莞及深圳看到,無論是超市、街頭小商鋪、酒店、餐廳、勞動中介、出租車、美容美發還是律師行業,業務量及收入均受到不同程度的沖擊。2008年12月13日,記者在原本繁華的東莞世博廣場一家餐廳吃飯。傍晚6時許,可容納50余人的餐廳僅記者一人就餐。其后一小時,僅進來兩對客人。服務員笑稱,“今年的生意是有史以來最差的。”    1月5日,在深圳羅湖區春風路上一家發型屋,店主鄭先生抱怨道,再不降租就做不下去了。該店離火車站不過百米之遙,原本是風水寶地,但玻璃門前貼滿了降價促銷廣告。人民幣15元不僅可洗吹發,還送20分鐘按摩、洗面、免費一次性拉直或做各種波浪造型,免費修剪劉海。“服務內容增了2倍,價格降了1倍,客人還是不多。”鄭先生稱與年初相比,營業額已降了四分之一,不得不將員工從原來的15人減至10人。他告訴《財經》記者,他正在與其他店主一道,與房東協商降租。    12月25日,生意額減少了三成的東莞出租車行業集體罷工一天,希望政府及出租車公司減少部分費用、打擊黑的。不過記者1月6日獲悉,目前這一主張尚未獲得支持。一位湖南籍司機告訴《財經》記者,為了長遠利益,東莞出租車行業打算再次發動罷工,“這次要連罷三天,不然不能引起重視”。    面對當前局勢,珠三角的學界及官員有不同解讀。    東莞市政府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員認為農民工提前返鄉亦有積極一面,“企業沒有訂單,勉強把這些外來工留在這里,讓大家分享低工資低福利,從珠三角城市管理的角度來看可能更糟糕。”他認為東莞制造業的危機是暫時的,“等經濟回暖了,訂單多了,自然就有崗位邀請他們回來。”    深圳市社科院院長樂正直言,失去崗位的農民工集體返鄉正為珠三角政府所樂見。“以深圳為例,這里是全球最擁擠的城市之一,目前容納著1200萬人口——最好的情況是走掉400萬,留下800萬,這樣深圳的壓力就遠沒有現在這樣大。”    他認為,廣東經濟在連續多年快速增長后,放緩一下腳步未嘗不是好事。“珠三角可以借此機會進行一次自我調整與提升,包括工人素質的提升,為下一輪更好地起步作準備”。    黃慧屏則指出,從1993年的“民工潮”到2004年后的“民工荒”,當前東莞的勞動力市場已進入第三個階段,即在外部需求放緩及產業轉型升級的壓力下,“就業形勢變得嚴峻,即使外部需求回暖,企業所能提供的崗位數也再不可能回到從前的水平了”。    她表示,年后一些早已適應東莞生活的外來工在回來后暫時找不到新的工作,游離在城鄉之間,可能對社會治安形成新的威脅。■   

    路過

    雞蛋

    鮮花

    握手

    雷人
    分類:

    行業動態

    關鍵字: 東莞 人才 洗牌 復合型 逐漸

    免責聲明 免責聲明

       
    日日好好在线观看-日日啪 日日碰 嗷嗷啪